Birdman

曾經交出21 Grams、Babel等佳作的導演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新作Birdman正是用這個主題建構出關於諷刺娛樂行業的故事,如同Coen Brothers的Barton Fink,以及Tim Burton的Ed Wood般,旁觀娛樂產業的危機以及對當中的人所造成的影響,誰飾演過氣Superhero一沉不起的人?正正就是曾經主演過兩部蝙蝠俠的米高基頓 (Michael Keaton),故事中淪為四線百老匯舞台劇的配角的他,難得有自導自編的機會,要做一場絕地反擊的好戲,但事情當然不會如此順心,透過掌鏡Gravity的攝影師Emmanuel Lubezki精準應用技術,令整部作品如同無縫剪接一鏡到底,強而有力地交出導演至今最好的作品。

Birdman
Riggan用一瓶Stella Artois確認久違的自我感覺良好。

米高基頓飾演的Riggan 在故事內一直也沒有清醒過,他永遠在重複對自己二十年前扮演Birdman的那段過去,時而自豪,時而憎恨,也許大家會設定他必定是個可憐的酒徒?但偏偏他在喝酒時才是最清醒,最接近現實世界,其中他排除萬難後獲得了久違掌聲,他回到在混亂不堪的休息室,第一時間就打開了一瓶冰涼的比利時啤酒Stella Artois ,非常享受地大口大口飲用,甚至如同第一次喝到成人飲料的孩子般,向特地來支持他的前妻分享感動,好像上次飲用已是百萬光年前的時候,因為那些即使只得瞬間的認同,令他重獲人生的光輝,而在之後他也在酒吧和酒舖等地品嚐威士忌,但那些對他來說反而是愈喝愈不安的東西。

Birdman
Stella在希臘文裡,正正有著「閃亮之星」的意思。

事實上Stella在希臘文裡,正正有著「閃亮之星」的意思,也真的適合映襯Riggan在重拾光芒的時刻,Artois則是代表著名名釀酒師Sebastian Artois,這款啤酒在最早期的時候更只在聖誕節限量發行,可說是為慶祝時刻而生,對我來說更深層的意思,是Stella Artois源自一種最早期的捷克城市Pilsner的啤酒,也就是必需透過屬窖藏,採用源自1842年「底層發酵」的釀酒技術,透過在釀酒銅桶中三倍煎煮與直接火焰加熱,創造出世界第一瓶清澈且色澤呈現金黃色,入口有輕微苦澀,香氣如焦糖甘甜的啤酒,突破以往啤酒酒色黯淡的時代,那種劃時代的震撼,不正好像Riggan期待了二十年的改變嗎?一瓶啤酒也是百鍊千錘。

Birdman
品酒當然和心情有關,在遭受打擊下,威士忌對他來說是愈喝愈不安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