élément de chocolat, Dom Ruinart Champagne Rose 2002, 余市YOICHI15年, 黑皮諾葡萄, Grand Cru, 香檳, 泥煤

關於Eric So,大家認識他的切入點,當然是他創作的「Artion figure」,其實他向來是多元化的創作人,例如他和合作夥伴經常兩年籌備,建構出朱古力店élément de chocolat,除了採用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放置在系列上,流行熱度不退的酒味產品,當然不可缺少,包括我很喜歡的威士忌和干邑味道等等,而最新作品是玫瑰香檳朱古力,要知道香檳味道用於朱古力上比較難以掌握,即使很多在市場大名鼎鼎的品牌,也並非可以交出好的效果,我認為不在於所採用香檳本身的級數,而是要和所選朱古力的配合,這次élément de chocolat採用是法國的Vahlrona朱古力,和選用的玫瑰香檳產生了很平衡的效果,彼此恰如其分,當然,要感受更趣的效果,開一瓶精彩的玫瑰香檳就是最適合不過,我的首選是在往年所喝中最滿意的Dom Ruinart Champagne Rose 2002

élément de chocolat, Dom Ruinart Champagne Rose 2002, 余市YOICHI15年, 黑皮諾葡萄, Grand Cru, 香檳, 泥煤
Dom Ruinart Champagne Rose 2002

有說這瓶Dom Ruinart Champagne Rose 2002在酒窖內保存數年能將有更好效果,這是沿於非常出色的配方,除了由100%夏多內白葡萄調配,更全來自Grands Crus葡萄園:72%來自白丘次產區,28%來自漢斯山次產區北山坡,令這瓶香檳完全展現出罕有頂級夏多內的特質,菩提花和佛手柑的芳香,醒酒後所散發出濃厚的基調,帶有餅乾和椰子香味的味道都非常討人喜歡,入口味道鮮明,十分適合作為餐前香檳飲用,若真的許可經歷陳化後,收藏數年後,味道變得較輕柔,適合配搭能夠提升佳釀礦物性和水果味的食物。

élément de chocolat, Dom Ruinart Champagne Rose 2002, 余市YOICHI15年, 黑皮諾葡萄, Grand Cru, 香檳, 泥煤
élément de chocolat 黑朱古力系列72,80,99。

同樣地,夏多內葡萄的溫和、細緻恰到好處,餘韻結構優美而有力,令黑皮諾葡萄的味道自然地展現,有非常突出的效果,滲透出玫瑰金色的色調,開瓶後你會呼吸得到這佳釀散發出玫瑰和天竺葵混合的優雅花香,加上黃香李、紅李、森林水果和紅莓的香味,更有趣味的是,在傾倒出來後的數分鐘後,會帶出奶油、果醬、白巧克力和蜜餞柚子味,並交織在一起散發出淡淡的蜜糖香味,重點是這瓶粉紅香檳採用85% Grand Cru夏多內葡萄調配,所以擁有豐厚的味道,即時享受當然不成問題,但若可以賦予更多時間的話,你會發現若達到最佳的成熟程度,會有諸如著名的--1996、1990及1986年份的效果,非常可人。

élément de chocolat, Dom Ruinart Champagne Rose 2002, 余市YOICHI15年, 黑皮諾葡萄, Grand Cru, 香檳, 泥煤
余市YOICHI20年。

是的,我認為愛情實在是要時間用心經營的。即使過了華倫天奴紀念日,朱古力的故事仍然應該撰寫下去,而且除了香檳,還可以配對不同的美酒,例如大熱的日本威士忌,事實上Eric So所設計的朱古力,當中我最欣賞是黑朱古力系列,除了本身已美味可口,我更喜歡是朱古力濃度直接以數字印在朱古力上,一目了然也具備品牌本身的風格,而日本威士忌的選擇,我會推薦余市YOICHI ,事實上15年和20年也可以有不俗的效果,余市YOICHI15年有直火的煙燻、淡淡的煤香與輕爽雪莉味道,輕輕的泥煤味和黑朱古力可以和平共存,不過我更喜歡的是余市YOICHI20年,因為擁有較高的酒精度,濃郁的煙燻與海潮鹹味有著明確的風格,和甘苦的黑朱古力能夠促膝長談,喜歡一個人,就是有千言萬語想向對方訴說,只得一天的情人節又怎會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