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WALKER & SONS

以如深海般寶藍色的玻璃瓶身,襯拓出威士忌的海洋氣息和煙燻泥煤香氣;每瓶均有其獨立編號。

有人以為單一麥芽威士忌一定比調和威士忌好,我會說,少年,你真的太年輕了。

其實,調和威士忌也絕不是簡單事。

背後,必須有一個厲害的威士忌調配師。這絕不可能是隨便的工作,他必須了解地理、天氣、土質甚至歷史,對酒區了解之餘,更要有靈感,想一想,調和出來的威士忌,具有甚麼個性。這一次,Johnnie Walker首席調配大師Jim Beveridge為了調出獨特的煙燻味,特別從蘇格蘭三個著名威士忌地區挑選出29個威士忌木桶,為的就是不同地區特別的味道。

喝下去,你會首先嚐到的是微妙而複雜的高地煙燻,鮮明之餘亦擁有多層次的口感。隨之而來是島嶼區威士忌帶來的強勁的海洋氣息,散溢其清新香味及煙燻味,最後則是強烈而帶乾的西部島嶼伊萊的泥煤燻味。組合在深琥珀色的酒體之內,在濃烈香草、焦糖及芳郁果味的反映之下,將層次複雜的煙燻味演繹得淋漓盡致,襯托出蜂蜜和覆盆子的味道,完美平衡,豐滿而圓融的口感,帶有海鹽和悠長並且餘韻不絕的煙燻味,刻劃出與別不同的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