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fite, 單寧, 舊世界, Gewurztraminer, Riesling, Sauvignon Blanc, 意大利

這我就懂了。這麼說,我聽過這樣的故事。話說從前我們都愛取笑大陸土豪,只懂追Lafite(現在可能是DRC吧),哪裡有這麼多Lafite?都是些喝了假酒也不知道的傻仔吧!然後有酒商跟我說,那只是我們港燦的看法。其實人家因為喝得多好東西,即使不是Lafite,也是Lafite同級的好酒,一喝下去就能分辨「那是我喝開的味道」。酒商朋友還得意地說,誰說不能由錢培養出鑑賞力?

不,那其實不是鑑賞力,那只是分辨能力。就像喝得多西瓜汁以後,你給他一杯草莓汁,他立即會知道那不是西瓜汁,那騙不了他。但西瓜汁為甚麼好?喝不慣草莓汁,就是草莓汁不好嗎?這些他通通都答不上。

若想好好地學飲酒,本來就應該由最便宜的、由超市酒喝起。在未習慣酒的味道以前,人人對酒的期望也是「fruity一點」,其實最好是半瓶威路士提子汁溝半瓶酒。提子釀的酒嘛,大家期望它有提子汁味。最能達到這個效果的,其實就是超市裡一百元左右、甚至一百元有兩瓶的美國酒或智利酒。甜味加上酒精味,最適合大塊肉吃(BBQ)或與Pizza同吃。酒不夠甜和簡單反而配不了。

Lafite, 單寧, 舊世界, Gewurztraminer, Riesling, Sauvignon Blanc, 意大利
雖然Gallo Family常常在超市造特價,減價時兩位數就有一支,其實它在平價酒中常常贏得國際獎項。

但提子的香味和甜味喝多了就會讓人覺得膩,在習慣了酒味以後,更上一層樓就可以在酒行買些百多元一瓶的新世界白酒。為甚麼是白酒?因為白酒易入口,而且其中的香味突出又容易分辨。仍想飲甜的,可飲用Moscato釀的,那是由威路士一下跳到Qoo提子汁的香味(還有人記得Qoo嗎?蝦蝦),提子汁其實也有很多種不同香味啊!飲Riesling有澎湃的花香,Gewurztraminer有荔枝和薑香,Sauvignon Blanc有番石榴香,這些香味幾乎人人能辨別出來,飲酒的自信自然建立出來。

Lafite, 單寧, 舊世界, Gewurztraminer, Riesling, Sauvignon Blanc, 意大利
這支Moscato在本港著名連鎖酒行有售(其實係watson's wine賣,你鍾意可以出埋),筆者介紹過給不少朋友,無論男女也人見人愛。

懂聞香以後,就可飲更貴的,例如二百多元一支的舊世界酒。在舌頭適應了酒以後,飲些複雜度高些,丹寧多、酒體重的酒才是時候。由之前不接受酒裡的酸度和苦澀味,也會變成欣賞由這些口感帶來的味覺衝擊和勁度。這個價位的法國隆河酒或意大利北部酒就很不錯。你看,這時連學酒區好像也沒那麼難了,因為就像打機,打頭幾關還是在學習基本的手法,和摸索遊戲想要你做甚麼。到了後來,不單比較明白到自己在做甚麼,也開始頻頻看攻略,看看如何打上去。就是這麼回事。

若一開始就飲千多元一支的酒,就像剛考到牌的富二代獲贈一台法拉利當禮物。開心一定開心,虛榮也夠虛榮,但他有本事開嗎?力量都用來克服駕馭神車的困難,駕駛的樂趣也會大打折扣。我就有朋友因未夠level去喝舊Lafite,覺得不好喝,但又怕如實說出來會得罪請客的人,也顯得自己太沒見識,只好硬裝享受。

所以就算有錢,無謂由Lafite喝起。千金難買少年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