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族的義務

Martell Noblige一直是我很喜歡的酒款,從代表古代貴族承擔義務精神的名稱,到優雅安靜的裝潢,還有中文稱作「名仕」,整體形象都很合乎我的心意,而且味道豐美,當中的水果甜香味,與複雜的木質香味,彼此相處融洽,更重要的是,價格向來討人喜歡,也許會有人認為這是屬於V.S.O.P的同等級別的作品,但事實上,可以把Martell Noblige 視為超越V.S.O.P品質的昇華版,這些干邑葡萄產區的優質葡萄,在釀製後與成熟干邑融合在一起,再配上全新橡木桶的浸釀,透過時間的加持,成就了這款干邑白蘭地。

Réception du Grand Condé à Versailles (Jean Léon Gérôme, 1878)

相對Noblige,相信大家更熟悉「名仕」這個名稱,這是我認這命名非常出色,和本意互相呼應,法語的Noblesse Oblige,就是所謂貴族的義務,據說一位名叫F.A. Kemble的法國人首次在1837年的一封信裡使用。在9至13世紀的中世紀是個封建的社會, 這是一個基本分為三個等級的不平等社會,像金字塔一樣,國王掌握政權和資源,分封土地給領主,領主憑藉騎士階層的保護,強徵或僱傭農民進行土地耕作。
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農民役務於土地,以收穫的糧食作為生存的代價。 位於中間的領主騎士向國王繳納稅租並提供武裝保護,以作為獲得土地的交換。 封建社會是君主、領主騎士和農民相互依賴、賴以為生的社會,領主騎士是貴族階級,也是一個相當獨立的政治經濟軍事實體。 

為什麼他們可以擁有特權

他們向國王宣誓效忠,但不認為自己在國王面前矮了三分,他們自然有其剝削的階級烙印,但也有其精英的公共精神。這些有著「藍色血液」的領主騎士同時具有紳士風度,當時的時尚是,土地和錢財不足以評判一個貴族的身份,倒是文化修養和公責意識起到重要作用, 高貴和高尚幾乎是同義詞,貴族也不是像想像中的美麗男女,並非只活在燈紅酒綠的世界,他們在意品質人格的完善,刻意基督教理的追求。
當一個人被封為騎士時,國王的劍會落在他的肩膀上,賦予重任,當一個騎士被教會接受時,他需要到教堂把自己的劍放在供桌上,向上帝作出保證, 說明了社會對他們的期待是相當高的,也願意給他們各種特權, 在此期待下,貴族們大都持有榮譽感,力守教規,自覺或不自覺地成為社會秩序的維護人。
也就是說,國家有難的時候,他們是會比普通軍人更早殺入戰場,願意犧牲,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可以擁有特權。

音樂大師Etienne de Crécy

有關La French Touch

所謂靜極思動,Martell Noblige近年也開始一些聯乘計劃,最近就推出了和20世紀全球最大型音樂運動之一的La French Touch交出了精彩的合作,請來著名的音樂大師Etienne de Crécy設計限量版,藍色的包裝帶著夜光霓虹效果,正是代表一派法式電子音樂氣質,你會感覺這種時尚感覺是一脈相承的,並非是隨隨便便尋找一些不同單位拼湊那回事,是同樣希冀著情感的交流、亦同時渴求向世界展示法式生活藝術方式,這些都是享譽三百載最頂級古老干邑家族馬爹利的理念,這份認真的態度和品味,令我在夜裡的任何地方,也樂意舉杯品嘗,唯有在最黑暗的地方才能徹底見識光明的力量,如同這酒瓶身需要的是一個黑暗、深邃與密度的背景,是為了攫取霓虹燈光的動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