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萬象鏡社, 猶太人

19世紀初因受第一、二次世界大戰的影響對於全人類來說有如一場惡夢。尤其是對於猶太這個民族來說。因其二次大戰死亡人數最少超過六百萬(在19世紀中期以後被害者這的角色已不是猶太人)。而將惡夢這個概念用故事的形式把情景、細節、氣氛,用奇幻、怪誕、暗黑的敘事手法來表現出來,就非K先生莫屬。然而,最深層的惡夢是不會醒的,每每如看《飢餓藝術家》。
除寫作外,K先生還會素描,簡單的幾筆,惡夢還是進行中。
完了嗎?完了嗎?
我最愛是其畫作「與神秘生物共處的男子」。

pazu, 萬象鏡社, 猶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