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CAGE

在音色採用及探索任何聲音藝術上,John的確樹立起令人心服的音樂醒覺。不止運用所有情形下的音色(我們一直忽略的雜音)、所有事態造成的聲音(如拋出硬幣的聲響),完全放棄故有形式的聲音結構,使用一直沒有注意的聲響(如沉默之音)。他最著名的是即興音樂,表現方式包括隨意地不跟正規步驟作曲,令表演者自訂演繹曲子方式。在樂譜或音符上的創作都拋離傳統,擊破原有藝術框架和體制。20世紀中John把即興音樂推行得十分普及;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是在1952年為一首鋼琴曲目而寫的作品《4'33"》,整首曲目共三個段落,當中竟然完全沒有任何音符,重要的觀念便是在音樂裡面靜下來就是「音樂」,在4分33秒的空間內,感受自己身邊的所有聲響;有人說這是騙局、鬧劇,期待的樂曲根本完全沒有出現,什麼都聽不見。在作品中雖然聽不到任何樂曲,卻聽到周遭的聲音,所以腦海中出現了很多聲響,因而引伸到啟發我們一直缺乏的聽見生活。

時至今日,這首挑戰悅耳的聲響、寂靜的樂曲演奏,卻世界知名,被視為一個年代的經典。後來,John Cage 在1962年選寫的一曲《0'0''》,顧名思義,那是一首零分零秒的樂曲,故又名《4'33''》PART.2。

John亦是其中一位廣泛使用電子樂器的先鋒人物,可稱得上是chance music/extended technique/電子音樂的先驅;而在樂器方面,最注目的貢獻是發明及大力推廣「特調鋼琴」。這種樂器主要在普通鋼琴弦裡放入不同物品,令其產生特別音色與效果。

除了在音樂界非常有名氣外,也在行動藝術和前瞻劇場中顯赫非常,特別在研討達達主義、荒謬劇場上,他都是必修的。在不斷探索和開拓各種聲音可能性之下,尋找新的定義與方式,在沒有高潮的戲劇情節、沒有意義的對白中,刺激了當下文青們對於戲劇本質的研討。

John的言行在社會上極具爭議性,反對他的人跟本不願意認同他是個作曲家,甚至把他視為騙子;相反,支持他的人認定他是天才,認為他是在這個時代中其中一位最重要的作曲家。這些爭議令他在音樂史上無法不受到極高地位的策封。

《Ryoanji龍安寺》
《Ryoanji龍安寺》

《Ryoanji龍安寺》 真正尊重John,應該研究他的作曲手法、記錄方式及曲譜原稿,像2011年版本的《Ryoanji龍安寺》就是最好的例子。此曲寫作於1983-1985年間,第一個版本之聲音組合為雙簧管與打擊樂,隨後他不斷編寫出不同範圍、多樣多變的聲音組合,特點是所有的聲音都能被同時演奏。2011年版本的《Ryoanji龍安寺》,oboe和flute交由Gudrun Reschke和Eberhard Blum負責,Percussion則由Jan Williams充當;主旨離不開Chaos,提示出任何事本身不只缺乏系統組織,所有形式範圍都流於失敗,唯在不具任何邏輯的事情下才得以持續運行。《Ryoanji龍安寺》是一套很宏偉的作品,充滿禪味,在參考過鈴木大拙的 《Zen and Japanese Culture》一書後再聽可以幫助消化專輯的創作意念。

JOHN CAGE
《Indeterminacy》

《Indeterminacy》 John其實是一個很多樣化的作曲家,也是從古到今引起最大爭議的一個作曲家。他認定音樂是有組織的聲音這種想法,但同時也將這種想法推演至我們可以想像的極限。所以在1959年他展開了對音樂的一連串探索,創作了《Indeterminacy》,作品中他不斷高聲說故事,其音樂伙伴則在鄰房發出不少聲嚮,兩者一起發出的聲音,成為作品創造性的關鍵所在,以當年來說可算是一次史無前例的聲音表演。這張2012年推出的新版《Indeterminacy》,由德國演員Joachim Krol和Susanne Kessel重新以讀白加奏樂,仿效《Indeterminacy》原創版本,因為語氣和樂器之異,跟原著產生異同效果,才有著重新欣賞之價值,也可視為新一代德國藝人對這位已故的美國聲音捕捉家一份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