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 this video

不知何時開始,性變成一種罪。這本應讓人自豪的身體自主令人感到羞怯,要關上門才談,一旦門後風光被洩露,有人就覺得可以有權站在道德高地上說三道四,其實,鑿壁偷窺又指指點點的,才是罪人吧。

藍奕邦應該會認同,他和林夕首次合作的〈孔雀開屏〉,就輕鬆唱著「誰大煞風景,誰學會處愛不驚,門外看春色竟想洗眼睛,門內學孔雀到尾聲,說不定,動物未忘本性,照耀脫下衣冠的人性,誰越愛越忌諱這風景」。

撫愛》談情說性,從人與人之間的觸感,談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專輯內每首歌都像一對依偎著的戀人,周耀輝填的〈吸你〉,似是古巴一雙努力把對方氣味沾到自己身上的戀人;林夕填的〈藍田金婚〉,是對被否定的同性戀人,驕傲地手牽手走到婚禮台上;于逸堯填的〈藍色多惱河〉,是對細水長流,卻依舊懂得珍惜對方,在彼此飽歷過的風浪中緊抱起舞的戀人;藍奕邦自己填的〈說再見的對象〉,是在生命終點上依依不捨的戀人。

值得一提的,是何山和何秉舜的編曲,精緻得像電影配樂,紀錄著專輯內每對身貼身的戀人,同時打破了廣東歌傳統框框。這張專輯,在概念上、主題上、製作上都充滿驚喜,是張很有情調的專輯。

藍奕邦用〈愛我就吻我〉紀錄了自己當下的心境,要愛,就放膽愛,要吻,要盡情吻。愛要愛得光明磊落,幹要幹得光明磊落,不要到暗角才偷偷一穫。

藍奕邦《撫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