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於自己, 自由身, 伍家謙

這樣寫的話大概會有人不同意,我認為自己的情緒商數(EQ)不太差 - 或者該這樣說,我在工作場合的EQ不低。因為我一直認為,沒有人需要在工作壓力以外再承受另一個人的脾氣。共事,即我們面對的困難相同,誰也沒有比誰舒適一點;私事勞心?你有時我亦有;既然大家一樣辛苦,把個人情緒帶到工作上真是極幼稚的表現。所以覺得我脾氣臭的,大抵只有家人或極要好的朋友,真苦了他們。

最近大概錯吃了甚麼藥,竟接連在洽談工作,甚至在工作期間流露情緒。理由?連我自己也說不上。以往亦遇過類似情況:工作期間的嘻皮笑臉讓我感覺不專業;要求朝令夕改,早早說好了的範圍條件又臨時變動,令我覺得不受尊重之類。以前,或許會把氣吞進肚子裏就算:「忍一下不就好了嘛」,「呢次得罪人,可能無下次喇喎!」 

我當然明白轉作自由身工作者後,人脈、關係更加重要,反正現在不少工作就是別人介紹再介紹得來的;只能說自己性子硬吧,我也深明自己那些暗藏的頭巾氣很討厭,只是有些事情,看不過眼就是看不過眼。我也曾經以為自己可以面面俱圓 – 至少,裝作面面俱圓吧,原來,很難。

忠於自己, 自由身, 伍家謙
面面俱圓?太難。

我很清楚,這種性格,會累事;但改得了的,那就不是性格。小時候,試過於考試前夕發脾氣 – 我知道其實只要肯唸,拿個合格不太難,即使亂答,也許都有個三、四十分,至少「拉」平均分時不那麼肉酸嘛。只是,我發脾氣了,那就索性連讀都不讀;考試時在派卷後立刻即交卷,填好名字學號之後就算。沒有其他,只因我發脾氣了。 

長大之後,當然不會那麼純感性的孩子氣 – 大概現在也沒成熟多少,硬性子依舊是硬性子;寫下這篇,不是想說自己很高尚,我也好喜歡錢,只是你真的千萬別找我拍攝而又在鏡頭背後嘻嘻哈哈;要求多複雜都沒關係,煩請於商議條件時說好,「拍硬檔幫下手啦唔該」這一套,我無法於月尾找咭數時說。

忠於自己, 自由身, 伍家謙
拍硬檔?殺了我吧!

喜歡閱讀,深愛中文,但我依然堅持那些甚麼勞什子「忍一時風平浪靜」、「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是堆他媽的廢話;發怒,是人的一種基本反應,就如吃飯拉屎般自然。當一些事情有違自己堅信的價值觀時,若連怒都不能發,真箇會傷身;當然,你不能因午餐吃不到梅菜扣肉飯而在工作時向夥伴發脾氣。以事論事,怒氣是在捍衛自己的價值觀的一種表達,又或是如今大家都很喜歡講的一句話:「為件事好」。

當今世道,裝假比說真話容易太多。我們都習慣了對不喜歡的東西勉強說喜歡;吃人人讚好的食物時,明明覺得其實並不那麼好吃,但又不敢說它不好吃;別人問你她的衣著配搭是否好看時,你不會說其實她身上是種災難性的品味調和– 因為,「為件事好」;你或許會問我為何不在壽宴上對主人家說其實你年紀大喇,遲早都會死啦咁 – 都是真話呀,點解唔講呀?睇場合吖嘛死蠢!我想說的是,有些事情,越了自己底線的,就盡情去反對吧。我們都有太多顧慮:怕得罪人、怕丟失飯碗,所以犧牲自己的感受但求別人好過;兩者之間,我寧願當面說清說楚好了。

對自己誠實,有時的確帶來影響,不過既然是你的選擇,就得接受,正如犯法就得有被拘捕的準備;既要犯法復又怕拉,才真叫人看不起。對我而言,若不能忠於自身感覺,我會看不起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