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公平, 正義, Esquire's Mind

其實,兩個都是他的真性情。
早前,我看了一本書《馬路學》,不是駕駛學院出品的,放心。《馬路學》其實是一本應該歸類為人類學的著作,到底,在馬路之上,人的性情、思考、選擇會有甚麼不同呢?例如,為甚麼我們總愛堵車時左cut右cut,你肯定右線真比現在的行車線快嗎?其實不然,只不過,有事可做的等待比無事可幹的等待時間好像短一點,所以,我們便非常樂於cut線,好像努力過似的。
又為甚麼一個人駕車時,會容易變得判若兩人?平日的我總掛著笑容,從不動怒,但當駕駛時,卻經常破口大罵……。這不是躁狂症,也不是心理有點問題,原來,是語言的失效。
在車上,你會發現,你只能跟四周的司機作最基本的「溝通」,溝通失去了語言,甚至眼神也看不到,只看見對方的燈號,或者響號,如此,我們便開始焦慮,焦慮於溝通的困難,你響號提醒別人,別人卻以為你對他不滿。
語言的失效,不止是馬路上,更在於代與代之間的失效,我們想像的「正義」與他們想像的不一樣,我們想要的「公平」也和他們的「公平」是不一樣,然後,怎樣辯論也會失效,最後定律是「食鹽多過你食米」,愈見發現,他們不再願意跟我們溝通,我們在他們後面大聲響號,他們卻不屑一顧,以為我們是不滿衝動的一群司機,殊不知我們正要提醒他們前面是一條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