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而鋼, 黑澤明, 偉哥, 羅生門

近日一首《羅生門》,連帶當年陶傑的《大學四年制》都再一次回歸,將當日的潮文、Come on James短片一次過剪成全新MV,加上最新歌詞,一句「Come on James 可否試著成熟一點」絕對叫人耿耿於懷。

但是香港的男人,都應該改名做James,其實很難成熟起來,因為所謂的男人自尊害苦了他們,明明是會失敗,都不願承認失敗。

還記得曾經在facebook問過一個問題,如果你將要面對脫髮與不舉,二選一,你情願選甚麼?九成人情願脫髮,也不願不舉。

威而鋼, 黑澤明, 偉哥, 羅生門

但是矛盾地,當我再細問大家若然不舉,又會否吃偉哥威而鋼)呢?Oh Sorry,十個有九個推搪了事,買偉哥,是承認失敗,很沒面子嘛?但是難道做愛也有階段性勝利?到最終不舉還不是完不了事麼?

這讓我想起《念念不忘》的一段歌詞:
「那故事倉猝結束 不到氣絕便已安葬
教兩人 心裡有道不解的咒 沒法釋放」

床上那回事被傳統思想綁得這麼緊,男人不正視、不處理;女方為了男人的面子,裝作已經可以了,滿足了,但最終只會在大家心中遺下一個魔咒。但是就算如此,大家都不敢正視失敗,難道下次下次,下次大概可以?Come on James,不肯正視失敗,不正是幼稚的表現嗎?這個魔咒,仍是會繼續下去。

事實是,你跟她每夜仍聚聚,不要等到夢裡追,現實一點,鍛練好自己的身體,對症下藥,跟她可以延續三部曲、四部曲以至夜夜笙歌,這樣,就不需要耿耿於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