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像獎2019】三夫│以性喻城的荒謬寓言

Pat Hui
  • 29 Mar 2019

等待18年,《三夫》繼《榴槤飄飄》、《香港有個荷里活》後作為妓女三部曲之最終章,電影內藏種種意象和隱喻,在大量性愛場面包裝下變得更為怪誕。三夫是非一般的情色片。陳果亦憑此片獲得金像獎4項提名,包括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女演員及最佳新演員。

【香港金像獎2019】三夫│以性喻城的荒謬寓言

縱使電影中出現大量性愛情節,但沒有讓觀眾看得熱血沸騰的場面,而是透過美感欠奉的交配」過程呈現在銀幕之上。幻想在大銀幕上觀看生物交配接近一小時,看畢電影產生的不是慾望,而是倒胃口的感覺。如此直接描寫的性愛畫面就是導演陳果刻意製造的效果,也許我們可以從女主角的故事背景一探究竟。

【香港金像獎2019】三夫│以性喻城的荒謬寓言

女主角阿妹 (曾美慧玫飾) 是輕度弱智的性成癮者,每天的生活就是在漁船上接客。地盤四眼仔嫖客 (陳湛文飾) 愛上阿妹,於是娶她回家。不料阿妹無法適應地上生活,四眼仔更無法滿足性慾強大的阿妹,迫於無奈下只能任由她在漁船上繼續接客,以「解決」她源源不絕的性慾。結局中,漁船緩緩駛向港珠澳大橋,阿妹身上的紅布隨風飄揚,讓人不禁解讀出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隠喻。

【香港金像獎2019】三夫│以性喻城的荒謬寓言

電影當中加入了盧亭人魚的傳說,據聞盧亭是一種半人半魚的生物,他們自東晉年間居住於大嶼山一帶,一直居無定所,被宋慶宗趕盡殺絕,倖存者成為蜑家人的始祖。盧亭人悲慘的命運與阿妹的經歷相似,她不能上岸,陸地上沒有位置容納「特別」的阿妹。她只能在海上飄浮,沒有定居之處。身為香港人,對阿妹的遭遇有沒有同感? 阿妹無法決定自己命運,更無法為自己發聲─因為她不會說話。無法自控的原始慾望令自己被利用為賺錢工具,每天只需填滿食慾和性慾。她的悲慘命運在無形中與香港的遭遇重疊,阿妹的特質可以被利用賺錢;香港的「優勢」亦被創造成一個個商機,但又因為自己的業無法從當中逃脫,她們只能不斷被榨取..... 電影結局中,漁船的目的地,彷彿就是香港最終歸途。香港的前景,也許像結局的黑白畫面般,喻意「東方之珠」漸漸褪色,變為與鄰近地區的一片渾沌之地。

【香港金像獎2019】三夫│以性喻城的荒謬寓言

陳果繼續尺度大膽的題材創出屬於自己的風格,為近年港產片帶來衝擊、震撼的影像,透過《三夫》以性喻城抒發對香港命運的無奈。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