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BY, 許雅婷
Credit: photo by Terence Man /《Esquire》2014年10月號

Kabby說著自己的蠢事,一邊笑得臉而泛紅了,襯托著她那雙彎彎的腰果眼。我看著也會心微笑,但在只有我、她和化妝師的狹小空間內,又有誰明白醉翁之意?

她很開朗也很率直,完全不忌愇地分享自己的瘀事。然而,從她眼角不經意放鬆下來的一瞬間,我彷彿看見笑容背後的她,不像表面般孩子氣,反而透著早熟的女人氣味。「出道以來演過的角色不算多,卻頗具挑戰性,尤其是《花街柳巷》中演的雛妓。當時為了好好拿捏角色,看了很多關於性工作者的電影和劇集,還有同事替我親身去一樓一拍照和搜集資料⋯⋯為了演活這個角色,自己對著鏡,練習了好久,心理上也要代入角色。」

場境由化妝室轉到攝影棚,換上簡單妝容的Kabby從更衣室冒出來,全場都秉息靜氣了幾秒,當然現場是有穿白衫仔白褲仔的。我問她覺得自己最sexy的部位在哪裡,結果她道出的答案和我心裡面的一樣,都是雙唇,半開半合的,我想演戲時幫助了她不少。「我喜歡自己雙唇,也很感恩這讓我可以輕易擺出很多帶女人味的pose。但若講到性感,我覺得不能單靠某一個器官,一個人的動作也可以好sexy,例如撥頭髮,無論是扭著身體撥,還只是隨意把頭髮向後一撥,都散發著性感的氣質。」

KABBY, 許雅婷
  • KABBY, 許雅婷

  • KABBY, 許雅婷

  • KABBY, 許雅婷

  • KABBY, 許雅婷

  • KABBY, 許雅婷

  • KABBY, 許雅婷

  • KABBY, 許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