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精怪運動系列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27 Jun 2017

聚集一個地區的人,落手落腳去做或真金白銀去睇的運動,除了大家眼中的英超和NBA,還有種東西,叫國技。不論是被立法規定的de jure還是被大眾公認的de facto,一個項目能成為國技,未必是當下最多人參與的運動,但一定在歷史和文化上有一定的重要性,而國民往往都是帶點不理性的忘我投入。當然,我們談國技是很尷尬的一件事,但至少,我們有眼睛想旅行的權利,可以看看世界不同地方的國技,找找靈感,可能有一日,都會有屬於香港人的運動。

Buzkashi(de facto)
大家應該是已被西方現代文化寵壞了,對於球類運動的固有認知,就是草場或室內場館,自覺很辛苦地搶著打著那個膠製或皮造的球。要參與在遠方阿富汗的國技 Buzkashi,戰場是未經修飾的沙地,而那個「球」,則是一頭血淋淋的畜牲。

Buzkashi(馬背叼羊)是中亞地區盛行的一種傳統運動比賽,可以算是中亞版的馬球比賽,亦被為阿富汗的國技。參賽者在賽場上騎馬奔馳,爭奪一隻被砍去頭顱腳蹄的山羊屍體,將牠搶到自己的手中,然後再扔進得分圈內。

運動以外的意義
這項剽悍的競技源自13世紀,原本是來用抵禦外敵的軍事訓練,當時在中亞地區的突厥人之間很流行,慢慢亦演變成一項競技運動。隨著人口流動,Buzkashi亦隨之而西下,今時今日在烏茲別克、哈薩克、維吾爾等地都流行起來,當中在吉爾吉斯甚至發展成略有不同的Kokboru。這幅1889年的油畫是在出自Franz Roubaund之手,寫實地描繪了阿富汗的國技。雖然畫作已經有超過120年歷史,但Buzkashi本身,卻有更源遠流長的歷史。

普遍中亞地區的Buzkashi都是由春天延續到整個夏季,特別是每年三月尾,當所有人都在熱烈慶祝波斯曆新年Navruz的同時,盛大的Buzkashi賽事也隨之展開。唯獨在阿富汗,Buzkashi賽事分春、冬兩季,後者天氣更險惡更被推崇。若果你到當地旅遊,往往在星期五的中午參拜儀式後,就會有Buzkashi賽事行。

就算不計Kokboru,單純Buzkashi的玩法都有些微不同。但阿富汗奧委會實際上為這項國技是列明了官方規條的。每隊五人,馬匹在三四公里的距離間來回奔馳,互相爭奪重達80磅的羊屍體,沿著折返點的旗幟繞, 衝向終點。只要成功將羊屍體丟進旗幟的得分圈內,那個人就是冠軍。

權貴的角力
以為這種原始競技就全無政治力量介入嗎?無錯,三間或剔號都不會在Buzkashi比賽中落廣告,但當地的有勢力人士如地主、政客,往往都會傾盡全力贊助這項競技,從而彰顯自己的財富和影響力。由於時至今日,Buzkashi依然極受當地居民歡迎,大大小小的賽事都會吸引到一大班觀眾,贊助加上那少不免的賭注,變相令整個運動有很多的資金流動。

原始的遊戲就有最直接的獎賞,那位冠軍直接就有現金獎(最後回合獎金有3,500美元),然後開始另一回合,通常每個賽事都會進行幾個回合,歷時兩至三個小時。

雖然已經運動化,但對阿富汗的孩童來說,Buzkashi就像成年禮一樣,畢竟這項「運動」同打扙的分別不大,當地大部分孩童都夢想成為Buzkashi冠軍。

一般健康的馬匹可以參與Buzkashi超過20年,當地的賽馬通常都由烏茲別克或其他地方運入,皆因歷代的戰事已令阿富汗培養不出冠軍的馬種。

Kabaddi(de jure)
你可以當Kabaddi(卡巴迪)是麻鷹捉雞仔,但它實際混合了摔角、短途衝刺跑等,是亞運項目、是一國國技、亦有職業選手靠著它賺過千萬年薪。自二十年代印度將Kabaddi制度化,引入正式規例後,漸漸被印度視為代表當地文化及民族的政策,於1936年柏林奧運被列為奧運示範項目。兩年後認真版「麻雀捉雞仔」亦被列為印度全國運動會比賽項目,至1982年成為亞運示範項目,1990年成為亞運正式項目。

逃出七重防守
Kabaddi至今有已有4000年歷史,相傳是來自古印度兩大著名梵文史詩之一的《摩訶婆羅多》中,描述Pandavas和Cauravas的兩族之爭。黑天神Lord Krishna教導曉其侄兒阿比曼奴如何打破Cauravas的七重防守Chakravyuha, 年僅16歲的王國繼承人阿比曼奴成功穿越敵方防守,但在隨後的激戰中喪生。故事情節眾說紛紜,但從現今規範的比賽中那防守七人圍著那單挑的進攻手,不難相信Kabaddi真的是由那場戰爭衍生出來。

場上七對七,開賽時五名後備;上下半場各20分鐘,中場休息五分鐘,得分較高勝出。各隊站在己方半場,輪流派一名隊員衝過中線進攻。進攻者入到對方場地,但未越過攔截線時不能讓對方捉住;過攔截線後即可用身體任何部位觸及防守者,被觸者則出場,輸一分。進攻者被防守者逮住,會被罰出場,輸一分。進攻者未觸及任何防守者,自己亦未犯規離場或被捉,可以跑回己方場地,打和。

鳩嗚?
睇比賽片段會發現,進攻那位在攻擊時的30秒,會不斷喊著「Kabaddi、Kabaddi、Kabaddi」。除了是原文旨指勇氣,亦是運動的規定。若果被認為喊聲含糊或中斷,裁判甚至有權隨判對方得分。有職業選手分享,要掌握喊聲節奏,不能太快或過慢,這細節亦是平時訓練之一。

制度化後的Kabaddi,在印度不同地區都有不同名字,如東部叫Ha-Do-Do、南部叫Chedugudu、西部叫Hu-Tu-Tu. 、一些北部地區則叫Kaunbada。更離奇的是,作為Kabaddi發源地,印度政府卻無將Kabaddi列為國技,反而孟加拉在1972將它列為法定國技,這是連印度人都解釋不到的事。

Capoeira(de jure)
巴西,森巴王國,燈神比利。但拜托大家長點知識,足球不是這片黃土上的國技。由西非農奴引入巴西,集打鬥、舞蹈、運動、音樂、宗教儀式於一身的Capoeira,是森巴王國玄門正宗的法定國技。

Capoeira舞者有一系列基本動作,但應用上是即興的,動作是取決於現場的音樂,像「Angola」多將頭、手、腳靠近地面,音樂較慢時用,動作較柔和,舞者通常會互相接觸住;「Luna」是要展現舞者身體的獨有能力,節奏較快,着重翻騰等等的花式體操動作;「Benguela」的速度介乎與Angola和Regional」之間,備有搏擊同時帶有柔軟動作;還有「Regional」是在音樂節奏明快時使出,動作以腳法攻擊、搏鬥為主,如掃腿、迴旋踢腳等。

黑奴的宣洩渠道
16世紀時的巴西是葡萄牙殖民地,引入大量非洲黑奴。他們為了對抗壓迫、爭取自由,研發出一種宣洩的徒手格鬥術,又刻意將武術糅合了音樂和舞蹈去掩飾。當中混入大量例如倒立、側空翻、迴旋踢等的招式,就是幻想有朝能報復奴役他們的主人。這昔日反政府舞蹈,如今巴西人跳起來,已放下沉重歷史包袱。

利其器
樂器方面,Berimbau是Capoeira的靈魂,掌控了遊戲進行中的節奏、速度與風格,所有其餘的樂器都要跟隨它的節奏來演奏。Arame(金屬弦)拉緊繞過verga(木質弓身)前方,再以cabaça(葫蘆瓜)為音箱套在弓身上所製成的。演奏時,左手持弓身,右手持baqueta(細木棒)敲擊金屬弦來發出聲音,並由持弓的左手同時捏住一片小石片或硬幣,藉由碰觸金屬弦來控制音調。

Sepak Takraw
de facto

到馬來西亞旅行,經過巷仔不時見到幾人圍成一圈,用腳踢著一顆藤條編織而成的球像在踢毽般的玩著。回家上網看,卻見到球員一招倒掛金勾、一招八卦72暗腿。這種風行於東南亞地區的滿場飛運動,叫Sepak Takraw。

Sepak Takraw藤球,據說是印度教神明哈奴曼(Hanuman)與一群猴子所玩的一種遊戲,11世紀時已經流行於菲律賓、緬甸、汶萊等地區。正式有文獻記載的,是在15世紀時的麻六甲蘇丹王朝,當時藤球並不是競賽的運動,比較類似中國早期的蹴鞠一樣,算是工餘的消遣活動。

直到60年代,相關人士參考了排球與羽球的規則和場地,研發出現代版的藤球比賽,並在1965年首度成為東南亞半島運動會(東亞運的前身)正式比賽項目。幾本上你識排球就識藤球,比賽分成「過網」和「入籃」兩種,前者被稱為Regu型式,亦在國際間發展得比較好。

以Regu比賽為例,一隊五名隊員,可同時上場三人。場上的三人分別為發球手、做球手和攻擊手。一盤21分、勝分必須超過2分(最多25分)、三戰兩勝的比賽制度。跟排球不同的是,除了不能用手之外(手部以外的都可以用),藤球比賽中個人可以連擊,單邊最多能擊球三次。

圓球體的波,傳統上是用天然藤條編織,但現今大多是塑膠製。波的直徑在0.42米和0.44米之間,重量在170克到180克之間。

英女王曾經到訪新加坡時,都有落區支持當地民眾玩藤球,或者某人都可以學習一下,做樣至少都做得像一點。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