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員, 變性, 英國, 足球世界人類學

隨著觀念的轉變,社會對於性別的看法由男女二元對立,逐漸變得多元化。但在運動場上,大概是由於身體質素的分野,為「公平」起見,一直把男和女分得清清楚楚。Aeris Houlihan 因為性別認同障礙,選擇由男性變為女性。但基於變性人的身份,足總一直把她拒諸門外。經歷了兩年半的爭取,Aeris 終於獲英國足總通知,可以正式參與女子足球比賽。

足球員, 變性, 英國, 足球世界人類學

Aeris Houlihan走過了不平坦的路。她本身是一位網絡歌手,同時亦積極為社會上的性小眾例如同性戀者、變性人及跨性別人士等爭取權益。她從小便熱愛足球,接受變性手術後也希望能在緑茵場上競技。2013年,英國足總禁止她參加女足賽事,並要求變性球員必須等到變性手術兩年後才能與同一性別的球員比賽。Aeris Houlihan不明白為什麼要白白浪費兩年的光陰等待,同時她亦感受到過程之中被各界歧視與奚落。
 事實上,不少人對變性人或跨性別人士都存有不少誤解,會將他們與變態、同性戀、人妖等字詞劃上等號。但其實跨性別人士只是不能接受天生的性別,並希望選擇一種自己能認同的性別在社會上生活,與性取向是沒有關係,更不是什麼變態的行為。
 過去數十年,足球比賽一直希望拋開種族和階級的保守觀念。跨性別人士作為另一弱勢社群,要在運動場上爭取平等待遇,還有漫漫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