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家謙, 米高佐敦, Tommy Hilfiger, Issey Miyake, 香水

回憶,很多時候與氣味互相牽連。

多年前讀過一篇文章,指嗅覺是記憶力最好的感官。先不從生物學角度分析是否屬實,但因某種氣味而想起某些事情,這經驗相信誰都有;甚至,當那味道飄入鼻腔 - 或許事情早忘記得一乾二淨,但你依然會立刻有所共鳴:對,我嗅過!我嗅過這味道的。腦海中的片段或會隨時間流逝變得模糊,但嗅覺記憶卻格外頑固。

既然如斯深刻,閣下身上的氣味,亦大有可能是你在別人記憶系統內的永久印象。大概,沒有人會願意自己與頭油或體臭味之間劃上等號;注重個人衛生之外,我亦習慣用點古龍水。

小時候,總覺得男人老狗噴這些有點脫不掉的娘娘腔,兼姿整過頭。那當年是如何開始呢?三句不離本行,與體育有關,因為 - 米高佐敦推出了他的首支古龍水。就如我至今依然是成屋AJ一樣,偶像用的總是好東西,這就是我的香氣初體驗。

後來再試試其他的:年少時自命不凡,縱然頗喜歡那種西瓜味道,卻因當年的上班上學時間整個地鐵車廂都被Issey Miyake籠罩而放棄(後來變成CK one);那時較常用的有當年推出不久的Tommy Hilfiger,貪其味道清新;人型瓶身的Jean Paul Gaultier Le Male也不錯,現時仍擱於床頭櫃上;近年喜歡Jo Malone,Wood Sage & Sea Salt或Wild Blue Bell都感覺良好。

伍家謙, 米高佐敦, Tommy Hilfiger, Issey Miyake, 香水
Prada的Luna Rossa Extreme

味道之外,特別的瓶身同樣吸引。兩支新寵,分別是Paco Rabanne的Invictus和Prada的Luna Rossa Extreme。前者是一座迷你獎盃,像球員奪冠後雙手高舉的那種,非常精緻;後者則以該品牌贊助的帆船隊命名,瓶身設計亦以此為藍本。(又關體育事‧‧‧‧‧‧)

伍家謙, 米高佐敦, Tommy Hilfiger, Issey Miyake, 香水
Paco Rabanne的Invictus

一向怕太濃烈的味道,用太多令別人打噴嚏可會有反效果的,輕輕噴點在手腕後頸好了,幽幽的香氣會令人心情好上半天;見過有人直接噴於腋下,古龍水混合汗水那味道會令人家「笠水」 - Colonge與Deodorant的分別是很大的。

小心挑選屬於自己的香氣吧,那可能是種令別人/自己一生都忘不了的味道。某天走在街頭,突然嗅到那熟悉的氣味,回頭看看,原來不是她;再想想,原來她早已離你遠遠的 – 在憶起往事的那時,你便會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