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世界人類學, 非洲杯, 足球
Credit: Instagram@fifaworldcup

人民平均收入低,超過半數以上的人每天依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預期壽命只有49歲。伊波拉病毒蔓延更加使這地區雪上加霜。
足球,其實中非球隊向來不差,喀麥隆,加納,尼日利亞等都在世界盃有過出色的表現,但往往因國家財政、貪污醜聞及獎金問題未能更進一步。這次北非球隊摩洛哥因害怕伊波拉從中非傳播到國内,被重罰也在所不計,拒絕繼續當主辦國。此舉或實多或少觸碰了部分中非國家的神經,尤其在貧富懸殊日趨嚴重下,更認為摩洛哥的舉動極其高傲。
有人說非洲國家杯是球員登陸歐洲球壇的跳板,但對於中非國家來說,取得非洲杯冠軍除了帶給榮耀外,也是活在生靈塗炭國度的一種安慰劑,同時也是對較富裕的北非地區一種無聲吶喊。摩洛哥被禁賽,埃及未能出線,南非在分組賽出局,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也在八強止步,中非窮國吐氣揚眉的機會也大增,非洲國家杯絕對是好戲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