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hkar, 印度, 旅行

旅人A本身不吸煙,也一直是奉公守法好巿民,當然沒碰過政府日夜宣傳的各種「毒品」。把「毒品」用引號括著,因為旅人A知道,並非所有都如政府所言般「毒」,例如大麻,本身就充滿爭議。許多人認為相比吸煙,吸食大麻其實更安全健康,沒有證據證明大麻會上癮或致癌,二手煙也不會害人,反過來說更有研究指大麻可以治療癌症。在有些國家如荷蘭或烏拉圭,以及美國的部份城巿,大麻已是合法。

對於政府的宣傳,旅人A更願意相信自己的思考,和親身實證。

一次他來到曾是嬉皮士必到之處的印度,在一個火車站認識了一個日本背包客。二人一邊等待誤點的火車一邊聊天,聊到興起之處,日本人漫不經意地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圓球,括了幾下,刮出一點如煙草的東西,然後拿出一張煙紙,捲起煙來。他點煙,抽了一口,遞過來給旅人A,問:「要不要抽一口?」因為這個「遞煙」的動作,這時他才為意眼前的這根,原來不是香煙,而是大麻。

對,就是如此大模斯樣地在火車站月台上抽大麻。印度確是個神奇的地方。

這時他多年以來對大麻的認知同時浮現腦海,不過他最終還是接過日本人手中那根「煙」,裝作老手地抽他人生第一口大麻。大麻煙吸入、呼出,結果竟然是--

沒甚麼感覺嘛。

A不禁覺得有點反高潮。多年來香港政府把大麻宣傳得十惡不赦,結果抽了幾口下來,感覺也不過像喝了點烈酒而已。A想,也許只是我抽得不夠多?

不過,試試就夠,況且火車站也不是把自己灌醉的好地方,無論用的是烈酒還是大麻。

Pushkar, 印度, 旅行

二人終於上了火車,來到了一個優美酣靜的小鎮,叫做Pushkar。小鎮環湖而建,而且是敬拜大神梵天的印度教聖地,小城內處處有告示,寫著聖城內禁肉、禁酒、禁毒。細心想想,肉和酒是日常食品,提醒不能食用相當合理,但「禁毒(No Drugs)」?這會否表示...

A和這位日本朋友被Pushkar 的休閒氣氛所俘虜,每天都坐在湖前閒坐喝茶看日落,一留下了就不願走。在這地方又認識了其他朋友,一天他和一位法國老兄走在街上,有個本地人走過來氣定神閒地問:「Marijuana?Very good quality!」,這位法國老兄用眼尾看了他一下,也是氣定神閒地揮了揮手,表示沒興趣。

A還在心想法國老兄原來對大麻沒興趣,法國老兄再一次氣定神閒地跟A說:

「告訴你,他賣的大麻,質素很一般」

然後,又在口袋中掏了一個圓球出來。

(迷魂記一之二)

下篇(迷魂記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