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si, 印度, Pushkar

旅人A在禁肉禁毒之城Pushkar(見上篇) ,遇上的可不只大麻這麼簡單。

話說印度有種特別飲品叫做Lassi,或稱印度酸奶,冰涷酸奶配上新鮮果汁,令人胃口大開,消暑提神,來到印度實在非飲不可,也是A的最愛。

這天日本朋友見到A,就跟他說:我找到些好東西,一起去喝吧。

A本來晚上約了朋友吃飯,不過飯前去喝一杯也無不可,於是就和法國老兄跟著日本朋友到了一間咖啡館。翻開咖啡館的飲品餐單,看到的都是平日常喝的Banana Lassi或Mango Lassi,最底一行,低調地寫著「Special Lassi」。

日本朋友笑笑指著說:就是這個了。

於是A就點了一杯Special Lassi,蠻大杯的,就跟法國老兄一人一半。味道跟沒加果汁的Lassi差不多,喝下去也沒有甚麼特別感覺,兩人都覺得有點失望。

當然,他們都知道這Special Lassi 裡頭放了的,其實就是大麻。Special Lassi真名叫Bhang Lassi,是用大麻的葉和芽搗成糊狀,再加入香料和其他植物,以及水、奶和牛油等做成。可是二人這樣半杯喝下去,居然好像甚麼反應都沒有,是不是偷工減料了?

日本朋友說:別急,「它」會慢慢來的。

Lassi, 印度, Pushkar

坐了一會,到了A約會朋友吃飯的時間,於是告別兩位友人,趕赴下一場去。才吃到一半,「它」來了--那是一種從未試過的感覺,先是天旋地轉,眼前事物像實驗電影鏡頭般搖來搖去;身體的感官也比平常敏感得多,外界的事情好像進行得越來越慢,自己的思維卻越來越快,快得這刻想過了,下一刻卻已記不起。這感覺跟喝醉酒又非常不同,而且後勁凌厲,越來越強烈。

這頓飯也吃到尾聲了,A看起來沒甚麼事,沒嘔沒亂叫亂嚷甚麼的,但是其實已是頭昏腦脹;晚上天已黑,他獨個兒步行回家,十五分鐘的路,他卻感覺像走了一個小時;幸好路程簡單,他終能成功回到旅店,走進房間之後,第一件事就「大」字形軟癱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不斷旋轉,漸漸入睡。

次日起床,回想昨晚自己深夜神智不清地在印度街頭蹓躂、幾乎回不了自己的旅店,A不禁抹了一把冷汗。

人在異地,試新事物更要顧及自己安全。試過有朋友在泰國獨自往酒吧喝酒,才喝了半杯,便已不知不覺不醒人事;到數小時後醒來時,身上的所有財物當然都已無影無蹤。要去夜店酒吧,或要試試奇異飲品時,最低限度都該有信得過的朋友在旁,否則一旦出事了,可真後悔莫及。

(迷魂記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