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馬鐵人劉俊騰|極地超馬10日跑500公里

Casper Li
  • 29 Jul 2022

首屆「北極500公里超級馬拉松挑戰賽」(Montane Lapland Arctic Ultra 2022)早幾個月前舉行, 賽事深入瑞典北部和歐洲荒野,極地氣候甚至出現低至攝氏零下20度的氣溫,除了海拔和溫差的挑戰,選手更會穿越森林並踏過結冰的河流。除了考驗選手本身的體能,更考驗心理質素和意志力。而超馬鐵人劉俊騰,是唯一一位完成此賽事的亞洲選手。

超馬鐵人劉俊騰

「北極500公里超級馬拉松挑戰賽」有甚麼特別的規則?

選手需在十天內完成500公里超馬,比賽過程必須要拖著雪橇,上面放著十天的食物和裝備,如睡袋、帳篷、保暖物品及GPS追蹤器等必需品,載重至少30公斤。而參賽者可以用自己的策略來完成比賽,例如你可以每天跑50公里,跑完就休息,第二天再繼續50公里;或者是你可以三天三夜不睡,不停地走和跑,第四天再休息,總之限期就是十天,看誰可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

超馬鐵人劉俊騰

這場超馬對你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這場比賽最具挑戰性的是氣候,因為我來自熱帶國家馬來西亞,要在零下20度左右的超寒冷環境下完成賽事,真的很艱鉅。除此之外,白天時天氣會回暖,但在跑的過程中我們不能流汗,因為一旦汗水弄濕了衣服,在那個環境下衣服是不會乾的。到晚上降溫,穿著濕的衣服很可能會導致感冒,嚴重的話更會失溫,所以跑的時候我要不斷地更換衣服和外套來防止流汗。

超馬鐵人劉俊騰

另一挑戰就是孤軍作戰,因爲最初支持我的人並不多,他們不明白為甚麽我要參加極地超馬這項吃力不討好的運動。但我一直堅持 「running for a good cause」,此行為馬來西亞愛滋病協會旗下的兒童基金會籌款善款,能夠一邊跑步一邊做善事,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超馬鐵人劉俊騰

比賽途中有發生甚麼難忘事?

難忘事是我走錯了路,在比賽的第四天,我的精神開始變差,導致我看錯路標,白白走了八公里,浪費了時間和體力。還好過後我加快速度把時間追回來。除此之外,每天都有工作人員和參賽者確診新冠肺炎,所以我每天都需要做核酸檢測,也幸好我沒有受感染。

超馬鐵人劉俊騰

可以說說你最初參加超級馬拉松這項極限運動的原因嗎?

在2013年,我因為意外斷了膝蓋韌帶,經歷了手術和復健,康復過程很辛苦。當時我就告訴自己,痊癒後一定要用自己健康的體魄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我把這個想法告訴朋友,朋友就建議我參加在撒哈拉沙漠舉行的250公里極地超馬,同時為慈善機構籌款。我當時戰戰兢兢地答應了。然後在2014年開始了我人生第一次極地超馬。

超馬鐵人劉俊騰

對你來說,腕錶是甚麼?

在這個大家都用手機看時間的年代,腕錶對我而言依然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物品,它既是裝飾品,也是一種生活態度和個人品味的體現。我很欣賞Corum 海軍上將系列,錶盤上的彩色航海旗刻度,除了辨識度高,運動感也很强烈,很符合男生堅強剛毅的形象。

超馬鐵人劉俊騰

可以說說你平日的生活嗎?

除了參加極地超馬之外,我每天早上六點會在家附近短跑,大概五公里左右,然後去吃早餐,接著我就回工作室打理自家的榴槤園生意。放工後我會去健身房,然後吃晚餐,看Netflix,之後就睡覺;而每逢星期六我都會和朋友騎單車,大概100公里左右,星期日就休息。最後我可以分享一個秘密,就是其實我很懶,如果可以不訓練就不訓練,可以坐絕對不會站。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