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浪漫,怒跑!跟柳俊江、怪獸Sir一齊跑步

Esquire HK - Karen Tsang
  • 16 Aug 2021

一齊跑步,好熱血,很多時就是一呼百應,所以點解突然有「柳仔跑會」的出現;而且坊間都有好多不同的跑會聚集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跑!但最初,點解你會街跑?仲諗?跑啦!

上次跟柳爺同怪獸sir分享過越野跑入門知識,今次就同佢地一齊街跑啦!

柳:我很喜歡跑,很多人都問甚麼時候約埋一齊跑,疫情關係就一直沒有成

為何成立柳仔跑會?

柳:我很喜歡跑,很多人都問甚麼時候約埋一齊跑,疫情關係就一直沒有成事。現在疫情狀況好轉,就約出來一起跑,怎料一呼百應。後來發現,大家出來跑步,都有不同的疑問。而我因為一直有跟教練,又有朋友如怪獸sir,他們一直給予我跑步的知識,我又可以借花敬佛的告訴跑友,分享一些如可以這樣做、試試這樣修正等分享經驗,或者試試改變想法,分享的過程有樂趣。有得跑步,有分享又有經驗交流,每個星期跑步變成習慣,見見大家,各區都去去,自然而然的出現,是很organic的發展。希望長遠的辦下去,希望之後辦埋山跑。

柳:我2018年開始跑,一直是有比賽就參加就去跑,2018年跑了個半馬,2019年跑了

為甚麼開始跑步?

柳:我2018年開始跑,一直是有比賽就參加就去跑,2018年跑了個半馬,2019年跑了個全馬。而當時,通常是比賽前3個月才練習。自2020年初開始正式跟教練,那時開始我才認真去跑。我很想跑出一個好的成績,這是我給自己的目標,是我給自己的40歲生日目標,希望全馬跑到一個好成績。

柳:這一年很大壓力,很多事情在身邊發生,出現了很多情緒,以及心理上的

柳:這一年很大壓力,很多事情在身邊發生,出現了很多情緒,以及心理上的負擔。我不是一個很喜歡傾述的人,透過跑步可以排解情緒,也令自己可以好好休息,因為有失眠的問題,用跑步去調節身體,總算可以休息到。

怪獸sir:我跑步已經跑了6、7年,一開始沒有系統的訓練,就是跑就去跑。當

怪獸sir:我跑步已經跑了6、7年,一開始沒有系統的訓練,就是跑就去跑。當時我唸中大,落吐露港跑步很方便,而我非常享受自己一個人獨處的跑步時間。

後來,有一個機會去正生書院,要組成一個馬拉松隊,當時有時我入去,有時他們出來中大這邊,跟他們結伴去一起跑步又給了我另一層意義。後來,我們去希臘跑馬拉松,是個很難忘的經驗。畢業的時候就去了撒哈拉沙漠跑250公里比賽。後來心想既然畢業,不如就將這件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變成工作。跑跑吓步,我又開始跑上山,開始越野跑。現在有一半時間教班,發現原來將興趣變成工作很好。教跑山,很微妙,就是要教就要一起跑,辛苦而且要同步一起努力,大家一起享受。

柳:跑步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義,沒有一個簡單的定義,你可以為減肥,佢

跑步的意義

柳:跑步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義,沒有一個簡單的定義,你可以為減肥,佢可以為跑個5k、10k,又或者跟人聯誼,又或者想我們那樣想跑出一個好成績的去跑。大家可以跟自己的目標用自己的努力去達到,只需要有一個motivation就可以去跑。我沒有系統性的訓練,都有能力可以跑到,然後就不如比一個高一點目標自己,去挑戰自己。這是很美好的事情,在早上走出來然後互相逼害大家啦,鬥里數高!有著一個共同話題,這是很有趣的。

柳:跑步的過程令我有空間思考,我舊年本書《元朗黑夜》也是跑步的時候構

柳:跑步的過程令我有空間思考,我舊年本書《元朗黑夜》也是跑步的時候構思出來的,後來也在跑步的時候想了一個劇本出來,變成人生第一部電影,將會自己執導,大概排到9月拍。所以跑步對我有很大的意義,到時電影宣傳可能又要跑。40歲前我主要打籃球,然後跑步出現,就佔據了我生活很重要的位置。

photo by Man Wai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