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TORY | 劉以豪 What Men Are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5 Jun 2019

男人之間,話不投機半句多。犯不著刻意親近,對的,聊上幾句,明就明。當日和劉以豪,沒有拚命死守「男人」這命題。一問一答,輕描淡寫。然而,我們各自都有讓彼此和自己滿意的答案。

劉以豪

比成功更成功的星途
男人是很有趣的生物,到了若干年紀,就會因為朋輩影響、伴侶催逼,甚至單純的自身雄性賀爾蒙再度作崇,急著將各式各樣指標和把尺往自己身上量度,嘗試反駁和證明。而立之年後,有種認證準則叫事業高度。如果事業是測量男人的唯一標準,那劉以豪的數值絕對是頻率分佈表中靠往「成功」的其中一人。

因為一個模特兒比賽而踏入演藝圈;在台劇低迷的時代,出道不過幾年已經擔起男主角大旗,並嶄露頭角;跳進大銀幕,演活了《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中的嚴肅君、《帶我去月球》 裡的汪正翔。然後,《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在台灣上映後票房大賣兩億新台幣,連內地的票房也飆破八億人民幣,屢破紀錄。電影的成功,一手將劉以豪捧成國民男友,推到事業高峰。「應該說從頭到尾沒有想過會入行當藝人,更不要說可曾有幻想過自己會否紅,所以到現在都覺得整個好像是在做夢的感覺,如果是做夢的話就應該盡量放輕鬆,去享受它、體驗它。」

劉以豪

你大概仍會用眼角餘光看待這位寶島新生代演員,不好意思,他在盛產倒模男神的韓國,一樣紅到發紫。「在韓國的所有事更加沒有想過,是後來同事特意去瞭解,發現好像是當初有些韓國粉絲幫我弄了一個網頁上傳了我的生活照、工作照,好多女生都說好像是自己會放在手機上做wallpaper的男友照片,然後就有了你們聽到的各種花名稱號。其實大家應該是到電影《帶我去月球》才真正認識我,但那時候在韓國根本還沒有真正的作品,到現在也很好奇到底當初大家是透過甚麼渠道認識我。」

劉以豪

追逐路途上
當日拍攝地點在景福宮西村的大悟書店,是首爾歷史最悠久的書店之一,店內有許多懷舊小物和照片,營造出獨特氛圍。雖然現時書店在基礎上還營運了咖啡館,但屋頂的磚瓦和原木樑柱都是從很早以前保留下來,這空間還是有濃濃書卷味。一片閑靜古典中,劉以豪按攝影師指示,穿上各種色調的西裝外套,擺出不同姿態,肢體語言看似毫無殺傷力,眼神卻流露出堅定和自信。我在鏡頭後偷瞄電腦,是一幀幀毫無違和感的組圖。

休息時候,我走到他旁邊,開玩笑說你的酒窩應該讓很多女生喜歡吧,沒想到會讓他認真尷尬了好一陣子。「入行後才發現酒窩的問題,有時候笑起來就會太可愛或者太甜。如果要擺一個比較有型或cool的表情時,就很困難,就像現在!而且,在揣摩一個比較帥氣或者比較man的角色時,真的會很無助。比如今年上映的電視劇《我們不能是朋友》裡面,我是當一個股票操盤手,是證券行裡的王牌交易員,角色冷靜果決、頭腦精明,眼神要銳利,單是耍狠的表情已經好困難。」

劉以豪

話題慢慢轉移到工作上,問他近來哪個角色挑戰性最大,答案還是《我們不能是朋友》。「褚克桓這個角色對數字與金融商品極為敏感,典型每秒幾百萬上落。他想要的東西基本上可以輕易拿得到,就因為一切唾手可得,令他變成一個很霸道也很有霸氣的人,連帶脾氣都非常直接,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蠻大的挑戰。」這時看著他,已經換上了一臉正經。「我不斷跟自己說不能一直可愛,不然就沒有那種感覺,為了要好好拿捏那種氣質,必須令自己與其他人更有一些距離、更不好相處。馮凱導演也在每個細節上都特別認真,那時候擦出蠻多火花,慢慢發覺那種『霸道』甚至影響到現實世界中其他人。然後就不斷思考如何展現那種霸道也不會太過份,又會想我真的能演下去嗎?那次經驗好寶貴,當你要突破去做不同的角色和形象時,其實多少都會有點害怕;但當演員的,就是要去呀!」

劉以豪

那都是明星才做的事
說實在,相處也不過數小時,縱使談不上被迷倒,卻徹實感受到劉以豪的魅力。沒有那種讓你喘息不來的急速語氣,他說話節奏很慢,有點疲軟慵懶,但絕不是隨便。訪問時,你可以看到他表情從容嚴謹,收放自如,卻真誠如一。我反而好奇,這位在媒體燈光下的男孩,總是很陽光,充滿正能量又經常笑,但這是他私底下會展現的真實一面嗎?「我總希望是樂天、正向陽光的,但有時候難免會比較憂鬱。其實我是一個很容易想太多的人,有時候就會太想做好,所以我想用玩的心情來看待每一個工作讓我會比較放鬆,人總不能太開心也不能太難過。」

劉以豪

男人總要符合各種定義,要成熟穩重,要有經濟能力,不能多愁善感,就算是都不能對外流露負面情緒,因為你要扛下所有事情。面前的劉以豪,沒有在字裡行間標籤或強調自己是男孩還是男人,他自有一套平衡法則。「人活到現在發現世事根本沒有對或錯,好像我爸以前相對比較保守,都會說染顏色、弄頭髮這些都是明星才會做的事;他現在都不會這樣了。有趣的是,當你以為只有自己在學習,其實你身邊的所有人都一起陪你在學習。大家就是要去找那個中間平衡點,用平常心面對所有事。我也不用去逼自己想這平衡竅門,很多晚上在不同國家地方的酒店樓上,從窗戶向外看到的都是感恩的風景。如果真的要講,這年間最感覺到時間有限,還有應該要好好展示愛。家人之間的相處除了責任,還要互相知道彼此的重要性。現在每次出國工作前,都會跟爸媽擁抱一下。這很男孩嗎?」我低頭,笑而不語。「絕對不會」,我心裡這樣回答他。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