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樂, 電影

Tod's灰色猄皮背心外套

Credit: CK(Secret 9);《Esquire》2014年9月號

思前想後機會溜走

「世界上大部份人整天都在想的,是如果做一件事,就會有甚麼樣的可能性,會有甚麼樣的成本、犧牲、結果?得與失,好與壞,在腦海中一直反覆的演算,然後在許多的想法、評估過後,時間過去了,勇氣過去了,於是機會也就都過去了。」古天樂讓那雙充滿力量的眼定定望著我,引發起他這句話的,是我一連串許多有關預想、計劃、目的或期望等的問題。「我也有動腦筋的時候,也有預想很多畫面的時候,而這些只會是我在腦內預演戲劇的時候。因為那是我必定會做的事,然後你才會計算如何去把事情做到最好,把戲演得最精彩。其他的會讓你人生出現太多無謂枝節的事,想多都無謂。」

義氣你懂嗎?

把星期天都留了給我們進行拍攝,在他忙著幾部電影工作的同時,小小空隙卻寧願都犧牲掉,不過是因為我們一句說:「好想能在今年內拍到你。」沒有支吾以對,坐言便起行,把我們當朋友於是說來便來。我認識的古天樂是一個講義氣的人。正如他近幾年來參與過許多電影拍攝,有些純粹只是幫忙客串,連片酬都未必有,但需要他幫助的人一開口,說來便來。

「也不用把我捧得那麼高,我只不過喜歡工作而已,你不相信有人會這麼喜歡工作嗎?」和我對坐著的古天樂突然把上身趨前來向我問道:「如果你是那種返工等放工,不喜歡自己工作的人,那麼你當然會感到不理解我。但這些是我喜歡做的事,而且也僅此一樣而已,於我來說就不是苦差,即使它花光我所有時間。好像你說連星期天都要上班聽起來有點痛苦,但星期幾對我來說從來都沒意思。電影圈的生態和工作模式你也懂的,那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到。」

古天樂, 電影
Tod's黑色長褸、黑色羊毛西裝、深灰色cashmere樽領針織上衣及灰色猄皮長褲

不用告訴你的事

「我是個很自由的人,不要以為我總是身不由己,到今天我已經可以在很多不同的工作之中選擇自己喜歡和欣賞的了。」演員們多多少少會著緊拿獎項去證明自己的能力,我不是說把金像獎頒給古天樂他會不高興,他當然高興,但卻志不在此。也許當一個人走到如此位置,自己要的是甚麼也應當相當清楚了吧,他不會小學雞地以為拿個甚麼獎就是人生的最重要事情,對他來說,生命裡頭重要的事還有很多。事實上他捐了幾多錢給地震災民,建了幾多學校給內地的學生,你都可以從網絡上找到許多證據,但他就是沉默不語。我知道這是他少數真正在乎的東西,也和他談過有關以自身起帶頭示範作用的論點,但就是絲毫動搖不了他的信念。是的,那是他的信念,既因為他知道這是自己該做的,也知道自己該怎做,那就完全不容他人插嘴的餘地了。

古天樂, 電影
Tod's橙啡色猄皮shirt jacket、杏色cashmere樽領針織上衣及綠色猄皮長褲

也許這也是他從來不是花邊新聞常客的原因。「你知道的,我本來就不是個很多說話的人,而且我相信讓自己的個人事情太過曝光於群眾面前,那對於演員來說也不是件好事吧,畢竟你還是要演戲的,太入屋太讓人熟悉真正的你,那是件很沒趣的事。」這我倒沒想過,但似乎又合情合理。把古天樂寫得無欲無求是多餘的,他那一大堆的興趣像是星球大戰玩具就是個好例子,但其實內心對電影圈的如火熱情才是支撐他二十多年來如此努力的秘密。

「現在的電影圈還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性,合拍片讓資金流進了,本土電影也有很多人支持,我也有很多計畫與期望,不過要說的話,一本書的篇幅也難以說清。」古天樂一開始聊這些就似走進了另一個世界似的,他對於電影的渴求與沉迷,是完全和他那平靜的表情相反的,我們可以做的,是一起感受他在電影中的光芒。

  • 古天樂, 電影

    Tod's綠色猄皮biker jacket、灰色猄皮長褲及黑色真皮high-top sneakers

  • 古天樂, 電影

    Tod's黑色長褸、黑色羊毛西裝、深灰色cashmere樽領針織上衣及灰色猄皮長褲

  • 古天樂, 電影

    Tod's橙啡色猄皮shirt jacket、杏色cashmere樽領針織上衣及綠色猄皮長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