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秀波. interview

Giorgio Armani白色notch lapels苧麻西裝外套、白色有領苧麻西裝背心、深藍色棉汗布長袖polo shirt、白色苧麻西褲、黑色絲綢微支票提花袋巾、黑白間條襪及白色波鞋

Credit: CK@Secret 9 ; 《Esquire》 2014年 3 月號

泥沼中的起點

「我做好多事卻又一事無成。」吳秀波以這樣的描述作為故事的起首,不是謙虛,十六歲時就已經開始了話劇團的演員工作,晚上又會到夜總會做兼職Show。之後跑去開餐廳,賺了些錢卻又安定不下來;之後試過學唱歌,身邊的人後來都紅透半邊天,自己卻只當了個流浪歌手。當流浪歌手沒問題,反正有人喜歡聽他就享受;後來還自資出了唱片,曲詞唱全包,竟還給唱片公司賣了個好價錢。但錢嗎?怎樣到他的手裡都沒關係,反正這樣一個浪子,錢銀這東西最後都會莫名其妙地跑掉。

「在那最不濟的時候,我還得感恩遇上了好年頭。朋友帶我進了電視圈,先是拍了一部電視劇還完全沒受認同,然後在第二部戲裡我只兼一個反派角色,無心插柳下角色卻得到了很多欣賞,並真正重回演員的行業。」我告訴秀波,這不叫一事無成,而是當別人在把人生都投資在工作上,你只不過是在享受生命之餘,把人生也投資在朋友上,他對待人的態度就是兩個字「交心」。

「跟我熟的朋友都很清楚,吳秀波就是一個可以隨便在旁邊擱著的人,大家都可以忽略我的存在,然而當你需要一個人靜靜坐在一邊聽你說話的時候,我總是能好好地當這角色,每個人也願意在我面前把心底話都說出來,或許這就是我的長處吧。」他就是這樣一個男子

吳秀波. interview
Giorgio Armani藍色麻質染效果neoprene collar pea coat、 綠色棉質恤衫、墨水藍色棉/麻質闊身長褲及黑色銀扣皮帶

安靜  

《北京遇上西雅圖》讓他到達了一個新的高度,所有人的焦點一下子都轉了過來。「還好我已經有一定的年歲了,沒那麼容易受誘惑。得說句老話:知足常樂。我今天沒錯是得到了很多,金錢、機會等等,一個年輕的人可能會因此一頭栽了進去,為了得到更多而陷進漩渦。但年月讓我學懂了放低。生活就是一個牢籠,要是你的自我一直在膨脹,你終於會被那牢籠框得死死,某天連轉個身都不再可能。」

「告訴你我為什麼會拍《北京遇上西雅圖》,不是因為有這樣一個拍電影的機會並因為我預計這會給我帶來甚麼甚麼,只不過是看到劇本後,我覺得這樣一個安靜的故事,覺得自己此刻的安靜,正好可以駕馭到角色,所以我便演了。換作是那個還在為生活拼搏的我,怎樣也拍不出來。錢嗎?拍電影和拍電視的收入都一樣。名嗎?演藝圈就是一個養少不養老的地方,我起步起得遲,也不指望要在幕前幹些甚麼事出來,反而我更享受幕後的工作,所以這些都不是原因。」

秀波眉間稍為用力了,他頷首道:「很久以前我就學懂了一件事,生命不是用來說服別人的,而在生活裡你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說服自己。成長的過程裡,我們一直只能跟自己交戰,我也一直努力地嘗試去戰勝自己,然後慢慢的,你便會嘗試和自己交談。生命真正開始的時間,是從自我真實交流作起點。」

吳秀波. interview
Giorgio Armani 深藍/白色 彈力絲質 外套、藍白格子提花棉恤衫、 藍白色格子三粒鈕西裝背心、 藍白色彈力絲質西褲、紅色絲綢提花袋巾

一個最簡單的字

「生活一定是載滿遺憾的,像我作曲的時候,就會想為甚麼以前沒把琴練好?生活裡總是有許多許多的事你想做得更好,而能力總是有限。但即使遺憾再多,都不要緊。唯一叫我感覺真的悔疚沒做好的,就是學曉說『不』。一個人只有當他學會了說『不』,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我跟我老婆說:我在認識你之前有過不少女朋友,在認識你之後,還是有更多的女朋友,就因為我不會說『不』。」

這當然只是個玩笑,但他想說的我充分理解到。「曾經的我是個每天要花個多小時去想今天該吃甚麼的人,那時候的我不會對別人說『不』,也不會對自己說『不』,於是整個人生都沒有自由。現在的我在這年紀可說已經是背水一戰了,以後的人生是要繼續被困在牢籠裡還是要跑出來?」

從《北京遇上西雅圖》,我們彷彿遇上了生命裡頭一些最根本的事情。吳秀波所演的Frank,因為單純,對女性來說竟然具備如此魅力。而對男人來說,他又何嘗不是提醒了我們最基本的面貌?

  • 吳秀波. interview

    2110343 opt

  • 吳秀波. interview

    Giorgio Armani 深藍/白色 彈力絲質 外套、藍白格子提花棉恤衫、 藍白色格子三粒鈕西裝背心、 藍白色彈力絲質西褲、紅色絲綢提花袋巾; 鈦金屬幼架圓形眼鏡(Puyi Optical)

  • 吳秀波. interview

    Giorgio Armani 啡色羊仔皮blouson jacket、 啡色洗水麻質長褲及啡色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