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lésime腕錶, Roger Dubuis, 懷錶, 古董機芯

我說,Roger Dubuis的修復計劃很有野心,亦有傳承歷史的勇氣。要修復舊機芯,需要的技藝隨時比創作一枚現代的機芯更複雜,需要更多不同專家去處理,要完成此計劃,必先有空前勇敢的野心,但是同時間,卻是在為歷史傳承留下更多血脈,將歷史上未完成的作品延續下去。

在修復計劃之下,每年都會推出一款Millésime腕錶,將古董機芯重新推動之餘,亦達到日內瓦印記的規格標準,更必定擁有萬年曆,或者更會有三項主要的鐘錶複雜功能之一:三問報時、陀飛輪或計時碼錶。

而第一款Millésime腕錶,伴隨著Roger Dubuis日內瓦專賣店的開幕而推出,是一枚古典味十足、直徑達到60mm的懷錶,內藏一枚RD181礎機芯,此枚機芯原來的主夾板、錶冠和報時機制皆已受損,要在不傷害到它們的情 況下進行拆卸、修理、裝飾和重新組裝。你知道嗎?這校懷錶用了兩年時間研發,單是機芯的製作時間就用了1,950小時,而當中700小時就是用在修復的地方。

Millésime腕錶, Roger Dubuis, 懷錶, 古董機芯
懷錶的擁有者可以為其進行個人化處 理,將錶鏈的不同環節轉換為一系列由5N玫瑰 金製成、可以鐫刻個人信息的小匾牌。

要用上如此多時間,背後是因為這些古老機芯必須完全以祖傳方 式來進行修復,以便與原始的結構和諧相稱, 有時甚至需要重新製造遺失的零件。修復此一機芯需要結合二十項不同專業與技藝,同時,由於這些機芯必須符合日內瓦印記的要求,而必須作出升級。

此枚機芯振頻雖只有18,000次,在今天科技看來不算甚麼,但是經過改造後,這枚懷錶擁有逆跳星期顯示、逆跳日期顯示、年、月顯示、月相顯示,更有三問報時,其萬年曆經過改造而能夠容納兩個回撥指針顯示,完全是一枚極之複雜的懷錶

設計方面,你看得見其5N玫瑰金色調的主夾板,被直接作為 錶盤,其上搭配了藍色指針、Guilloché鐫刻飾紋計時器、以緞面太陽紋精修盤面,以及裝飾著Guilloché鐫刻太陽紋的萬年曆夾板,完全的經典模樣之上,清晰標示著不同功能的顯示,每一個細節,都感受得到那一種用心,將過去的歷史活靈活現呈現出來。同時間,通過一星期的配戴模擬,完成一分鐘差異的精密度 測試,全然符合嶄新日內瓦印記標準的要求,所謂的Mission Impossible,就是這樣了。

Millésime腕錶, Roger Dubuis, 懷錶, 古董機芯
通過透視錶盤可觀賞到複雜功能機芯所呈現出的多層次機械美感,你更可以看得到機芯上日内瓦波紋(Côtes de Genève)的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