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ophe Claret Aventicum

非也非也,機械的動能絕不足以產生全息影像,而這一枚Christophe Claret Aventicum腕錶,也並不是真的玩到全息影像這麼超現實的科技。整個設計,都「只是」依靠鏡面的反射原理,令你產生錯覺,會有一個小金人頭浮現出來。說了這麼久,這個小金頭是甚麼來頭?唔,我只跟熟讀歷史的人說好了,他就是Marcus Aurelius,對了,就是羅馬帝國五賢帝時代最後一個皇帝。

噢,你不認識他嗎?唔.......

Christophe Claret Aventicum
以「H」及「M」的方塊在錶盤上移來顯示時間,極有心思。

其實也不重要的,重要在你是否願意花USD$55,000來買一這一枚玩具,當然,這一個價位的確已經有很多選擇。但是玩錶嘛,就是要看你的著迷程度,你要懂得欣賞這枚錶的羅馬元素,例如,你是否夠眼利,看得出錶盤上的Aventicum字樣有甚麼特別?就是「U」以古羅馬的方式呈現,以「V」取代,這些好玩之處,懂得欣賞的人不多,至少,你要懂得羅馬史才可。

Christophe Claret Aventicum
尚有一枚白金版,多花你USD$5,000,比起紅金版本更能突出人頭像。
Christophe Claret Aventicum
其實錶背一樣花心機,你會看得見羅馬戰車在團團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