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 腕錶, Only Watch 2015

大家都知道,鏤雕機芯是鐘錶業界之中非常複雜的工藝,要求盡可能地挖空機芯材質,並小心翼翼地保障時計的順暢運轉,而江詩丹頓第一枚全鏤雕機芯在1924年面世,來到今天這一枚藝術大師 Mécaniques Ajourées腕錶,其4400SQ手動上錬鏤雕機芯花了數百個小時的精雕細琢,掏空了原本實心的4400機芯近乎一半的面積!

不過這仍未算甚麼,為了機芯能呈現建築美學中的立體光影,工匠沒有在去角之前以微型手鋸鋸走平滑的主板和橋板,而是選擇小心翼翼地在沿著整個圓周面慢慢琢磨,形成一個真正立體雕塑,仔細地看,拋光區域能捕捉更多的光線,而手工打磨的啞光處理表面,愈加襯托出拋光區域的晶瑩剔透。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 腕錶, Only Watch 2015
不同手工打磨技法的巧妙結合烘托出鏤雕骨架的浮雕效果,僅僅是機芯骨架的鏤雕工藝就至少需要花費三天的時間。

除了鏤雕機芯吸引目光,錶盤上的紅色琺瑯圈也是亮點之一,背後製作並不簡單,其實是工匠用琺琅釉彩一筆一劃悉心地在機芯外圍繪上裝飾圈,再以大明火琺瑯燒成的深紅色向摩納哥國王致敬,難度在於琺瑯大師需要製造一個完全平滑和統一的表面,方可避免任何在燃燒琺瑯所產生的氣泡,稍一不慎,立即令前功盡廢。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 腕錶, Only Watch 2015
錶盤3點鐘位置有一ONLY WATCH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