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料狂人 腕錶原來可以咁樣整

Jack Forest
  • 20 Apr 2018

同藍寶石水晶製成陀飛輪零件、用會生鏽的青銅做錶殼,就算得上巴閉?少年你太年輕了,在錶壇裡頭,瘋子們繼續用許多你想像以外的物料來製錶,當中你最應該認識的一個名字是Yvan Arpa,他的作品你只能一邊看一邊吞口水。

Yvan Arpa

先給大家些少背景,Yvan Arpa原本只是瑞士一位大學數學教授,後來他教書教悶了,就跑到泰國當上職業格鬥選手,成績怕且不怎麼樣吧,於是他展開了另一個挑戰,徒步跨越了巴布亞新畿內亞。於2006年他成為了Romain Jerome的CEO。由他手上開發的Titanic及Real Moon Dust一下子就讓品牌威名遠播,也很大程度上鼓勵了Yvan Arpa的瘋狂意念。2009年由於和股東們意見不再一致,他抽身而退並成立了自己的公司Luxury Artpieces,並創造了Black Belt Watch及ArtyA兩大品牌。前者以黑帶作主題,牽引出他對武術的迷戀,後者則以你難以想像的原材料製作令人瞠目結舌的高級腕錶。

Yvan Arpa

特別要講的ArtyA旗下有多個系列,每個都性格鮮明,像是Son of a gun,就把真子彈放到錶盤裡頭,而且擺位與布局都經過精心設計,讓你不覺一點庸俗。系列裡一枚Blood & Bullets,錶盤上一抹隨意的紅原來是真血來的,襯托著鑲滿鑽石的錶圈與子彈,意味尤其深遠。

Yvan Arpa

Harry Winston和Dior都曾經將羽毛放到錶盤上作裝飾,相比ArtyA的Son of Earth系列裡有幾款放置了從海床撈得的一堆珊瑚海草碎石,靚係靚畢竟只是死物,或者仍未算得上勁爆。但同系列裡,Yvan Arpa還把各種蝴蝶、蜘蛛放進去,效果之精彩又是另一個層次了。

Yvan Arpa

蜘蛛昆蟲都未嚇到你嗎?非常好,那麼「屎」又如何?好核突?放心,唔臭的,因為那是千萬年前的恐龍屎化石。早排H. Moser用芝士造錶也不見得好臭,特別版ArtyA Coprolite恐龍屎錶當然也是噱頭居多啦。為甚麼有人會選擇用屎來造錶?我會說是最終極小學雞計劃任務完成。

Yvan Arpa

玩屎咁低俗怕唔怕比雷劈?Yvan Arpa就係想比雷劈,在Artya One的計劃裡,這個痴線佬還試過穿上保護衣拿著一個錶殼正面迎戰一百萬伏特高壓電流,這個錶殼好似核爆餘生的造型又成了另一個錶壇熱話,而且製成的腕錶還配上一條好像落鑊炸過的錶帶,非常抵死。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手錶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