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琴表, longines, 腕錶

我坐在優雅的會客室之中,靜候著霍凱諾先生 (Walter von Känel)的到來,人未至,響亮的笑聲先傳進耳中,回頭看,容光煥發的霍凱諾先生笑得臉也紅了,健步如飛走到我的面前跟我握手,你不會想像得到,我眼前的這位智者般的長輩,竟然已經75歲!霍凱諾先生1969年加入浪琴表公司,任職行銷主任;隨後,他被派往美國,於浪琴表在美國紐約的代理Wittnauer Watch Co. Ltd. 接受訓練課程。霍氏對鐘表的能力獲得認同,順利晉升為浪琴表公司總裁。1990年,The Swatch Group Ltd. 主席Nicolas G. Hayek邀請霍氏加入其集團管理層,直到今時今日,仍然帶領浪琴表面對人人也說是非常艱難的時刻。但是這對他而言,不算甚麼,背後,全憑一片初心。

「我一直著迷於鐘表製造。」霍凱諾先生說:「我的童年於瑞士製表心臟地帶 Bernois Jura的Saint-Imier山脈渡過,浪琴表公司就正處於Saint-Imier山脈的山腳,製造了很多就業機會;從那時起我已決心將來在浪琴表工作;那時,製錶業已是經濟命脈,而我亦相信憑藉「製表」,可以探索這個世界。」

浪琴表, longines, 腕錶
Longines RailRoad腕錶

但是近一年的市道大家都開始擔心,加上面對smartwatch的衝擊,到底Longines會如何面對?「大家都知道,其實報時對於一枚腕錶來說,已經不是唯一最主要賣點,而實際上,你可以買一部Toyota,但仍然有人會買一部賓利,為甚麼?而明明不少石英錶已經可以準確報時,而大家都希望尋找一枚精美的機械腕錶?我們的腕錶哲學是帶給客人最好最精美的設計,是帶有感情與熱情的!其他品牌或者會做smartwatch,但是我們還是堅持自己,從歷史找出更好精髓。」霍凱諾先生認真地說。

浪琴表每年錶展,都會展出不少精美的腕錶,這一年我最希望擁有的,絕對是他們的RailRoad,這枚錶以一枚1960年代的浪琴鐵路腕錶為設計藍本,採用40mm直徑不鏽鋼錶殼,錶盤是絕對實用風格,大三針布局配搭0至24小時的阿拉伯數字時標,錶盤的淡黃色模仿出腕錶的歲月痕跡,非常吸引。

浪琴表, longines, 腕錶
Longines Heritage 1918腕錶

霍凱諾先生深表認同之餘,亦向我娓娓道來,女裝錶不少的設計都與馬術有精心的結合,而復古,也是他們非常重要的元素。我們一起欣賞Heritage 1918的設計,如實地重現了1918年的男裝腕錶的外貌。當年的腕錶多數以懷錶改造而成,因而採用大直徑錶殼配鋼線錶耳。白漆錶盤上採用了現代風格的阿拉伯數字時標,配搭路軌型分鐘刻度和教堂式指針,完全將Longines的風格與獨特的歷史呈現出來。最後我認真問他:「你會擔心接下來的市場嗎?」霍凱諾先生帶有智慧地大笑,然後說:「我們去拍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