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blanc

Montblanc早期的生產工廠,規模也算大的。

源於改變

20世紀是這個世界改變得最大的時代,很多傳統都在這個年代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撃。縱使改變的烽煙四起,在那個年頭要鼓起勇氣放棄跟隨大隊的步伐,還是不容易的,即使來到今天仍然如此,因為從來「改變」需要的不單是創新,而是勇氣。

Montblanc就是在這個概念下誕生。在110年前,品牌的創立人Alfred Nehemias、August Eberstein和Claus Voss想要打造革新的書寫工具,並以「Simplo Filler Pen Co」為名進行商業註冊,成立了Montblanc的前身。至於改變了甚麼?就是為大家帶來了一種不用點墨、內藏墨水囊的新型墨水筆,亦即是在1909年推出的第一款高品質安全墨水筆——「Rouge et Noir」。而往往「改變」都是從一個小細節開始,當年誰又會想到從一枝採用了不漏墨及活塞技術的筆,慢慢發展成今天精於生產皮革、配飾、眼鏡,甚至涉足於高端複雜製錶界,而一切正正源於品牌敢於改變的精神。

Montblanc
Montblanc成立初期的第一批生產團隊,整隊也大約只有20人。

無懼困難

作為錶迷的我,看著Montblanc自1997年起開設製錶廠、成立維萊爾(Villeret)高級製錶研究所、推出首枚自製機芯 MB R100、參加日內瓦高級鐘錶展等,每一步都讓人感到驚喜,因為這都暗示了品牌正式踏入門檻極高的高級製錶業。或許有人會說,要走進製錶業其實不難,離不開還是「資金」二字,尤其80年代Montblanc便加入了歷峰集團的前身Dunhill控股公司,金錢絕對可以支持其擠身鐘錶界的前列。如果你真是這樣想,這說明了你對製錶業的了解只是表面。是的,的確不少非製錶品牌,尤其是珠寶及時裝品牌,於近廿年開始涉足鐘錶界,但單是全自製機芯這環節又有多少品牌能夠做到?屈指可數,因為當中所需的還要無限量的技術與耐性,而Montblanc由成立製錶廠至成功研發第一枚全自製機芯,也用上了11年的時間,可見能夠在傳統製錶行業中得到認同,並非必然之事,但Montblanc不怕困難,不斷克服的態度,終使其今天在傳統鐘錶行業中得到注視。

Montblanc
當年全靠著人手加上簡單的機械卻打造今天Montblanc輝煌盛世,這全因其先鋒精神。

至少,今天我留意Montblanc的,不是筆就是錶,腕錶的份量幾乎佔了品牌的一大半,其複雜與精密程度絕不比百年傳統製錶品牌遜色,甚至嘗試帶領著鐘錶業的新路向。我說的正是智能化腕錶的趨勢,那e-strap跟腕錶的結合,至少比很多傳統製錶品牌更敢於摸索,跟110年前品牌成立時「敢於改變」的態度一致,看來其未來的發展還有更大的空間擴闊。

Montblanc

Something You Should Know :

別小看品牌每件書寫工具上的這個六角星圖案,其實品牌已經沿用接近百年,而且意義非凡。在1910年,日益壯大的Simplo Filler Pen Co.更名為「Montblanc」,意指歐洲最高峰的白朗峰,而六角白星標誌亦隨之誕生,代表這一巍峨山峰的六個雪嶺冠冕,象徵對卓越品質、至臻性能和超凡工藝的不懈追求。或許都在說「一山還有一山高」,你以為這已經最好,其實Montblanc還可以給你更好。

Montblanc

百年先鋒

早前,Montblanc找來其品牌代言人Hugh Jackman拍下一條有趣的廣告片段,以紀念Montblanc成立110周年。短片由美國導演工會獎得主Andreas Nilsson執導,由Hugh Jackman穿越時光,重溫品牌歷史上多個意義重大的時刻。短短兩分鐘鐘的影片,動員多達70多人,出現了多個不同時代的懷舊場景,製作認真卻演繹輕鬆幽默。所以說穿梭時空不一定是「膠橋」來的,視乎你如何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