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震

Fendi黑色皮革棒球褸、白色棉質裇衫、黑色綴bugs圖案領帶及綾色針織上衣

Credit: photo by KAON ;《Esquire》2014年12月號

下次和他去打籃球

「我早幾天才和朋友打了幾小時籃球,打完之後屁股呀、大腿呀痛了好幾天。」張震跟我說起籃球

「現在打籃球,你不會去想要不要贏、灌籃呀、拿好多分呀。甚至不是和朋友聯誼,只是在找尋一種狀態。回到以前生活中一種忘我的狀態,不用解釋的,一種純粹。」聽起來很玄,但我完全的明白,如果你曾經全心全意地喜歡過一件事,在做著的過程中,你就忘記了所有事,忘記了時間,忘記了身處的時空,你只不過單純的在做。

「這也是那時為什麼我在《一代宗師》練了拳之後繼續玩,還跑去參加比賽。」阿震抓了一下頭,難為情的樣子是因為我說他隨便就拿了個獎:「其實是真的想試一試,看看我所謂下過的苦功,是有怎樣的程度。」廿幾年前那牯嶺街少年還是用著同一種眼神望著我,充滿好奇,也許惶惑,但是率直年輕而富活力。

張震
Fendi黑色混雪花紋羊毛西裝

只不過是張震

阿震去年結婚後,明年就要當爸爸,他卻說得輕巧:「那就像拍電影,不同的時候我演不同的角色,有時是主角,有時是配角,生活也就這樣。要來的事順其自然,在自己開心之餘,就擁抱即將來臨的各種改變。有些事你明知必定會改變,像是年輕時好喜歡和朋友去玩,現在我會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家人。別說得太煞有介事,大家不是都這樣子一路走過來嗎?」

這就是男人該有的樣子,我們找阿震遠道從台灣飛過來只不過就為了拍一輯封面照,舟車勞頓我認為是辛苦的,但阿震就一句說順道找朋友吃吃飯,風淡雲輕。

邊說,他就拿起拍攝的樂器亂彈亂奏,自得其樂。

而像我一開始所述,將阿震描述得有幾瀟灑偉大,反而顯得荒唐可笑,他只不過是個男人,就一個率真又值得敬重的普通男人,一個你我應該呈現如此形象的男人。

  • 張震

    Fendi黑色綴海狸皮草併鱷魚壓紋大褸、白色棉質裇衫及黑色長褲

  • 張震

    Fendi黑色綴海狸皮草併鱷魚壓紋大褸、白色棉質裇衫

  • 張震

    Fendi灰色鱷魚皮紋圖案針織上衣及黑色棉質裇衫

  • 張震

    Fendi灰色鱷魚皮紋圖案針織上衣及黑色棉質裇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