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買故我在 Barbara Kruger的紅白宣言

Esquire HK - Paddy Chan
  • 10 Jul 2017

藝術之事故然能夠像Banksy般一貫玩味行先,但其實直白的政言一樣引人入勝。那邊廂潮流人瘋狂炒賣Supreme x Louis Vuitton紅白相間的破格聯乘,這邊廂的Barbara Kruger仍然與億萬潮童豪無關由,但說穿了一切不過都是她消費宣言惹的禍。

直白的消費嘲諷

於1945年生於美國新澤西州的Barbara Kruger畢業於紐約Parsons設計學院,她長期投身於平面設計工作,所以於80年代開始創作藝術時,她便採用了廣告拼貼的形式製作。Barbara Kruger的設計多數結合了黑白圖片與搶眼的諷刺語句而成,但當中的相片卻並非出自她的手筆,而是她透過收集雜誌及廣告得來,並經過剪裁加工製作而成。儘管得由Supreme發揚光大,但身為原作者的Barbar Kruger向來以紅白相間的極大反差用色聞名,而透過她勇於表達的直白敢言可謂構成了極為鮮明的風格。

Barbara Kruger本人

敢言的女權份子

Barbara Kruger向來對過份的消費主義冷嘲熱諷,自其引伸的Supreme固然是淪為買與賣無限輪迴的一份子,但其實她的作品也被視為後現代女權主義的代表。經常被歸類於「Pictures Generation」中的一員,於Barbara Kruger的作品中往往都用上大眾傳播與廣告業界的輿論手法來探討性別的身份與價值!例如一幅《Your body is a battleground》便是她於1989年華盛頓的女性遊行爭取合法墮胎時所繪畫的。

紅底白字的經典

Supreme的紅底白字以Futura Oblique為藍本,但如此旗幟清晰的設計卻是Supreme向美國當代藝術家Barbara Kruger的致敬之作;Barbara Kruger的作品經常以攝影配以紅底白字的反諷語句構成視覺震撼,例如《I shop therefore I am》、《Your body is a battleground》等都是家傳戶曉的傳世之作,所以當Supreme於2013年控告另一女裝街牌Married To The Mob抄襲其box logo tee製作成「Supreme Bitch」時,Barbara Kruger便以「A Ridiculous Clusterf**k of Totally Uncool Jokers」來回應Complex.com的提問。

與《 Esquire 》的合作

除了她的藝術作品外,於1970s至1980s年代Barbara Kruger亦於不同的雜誌擔當過平面設計的工作。於此時她已因其獨步的紅白字體美學而成名,而她更進一步將此概念延伸至不同媒介,就似這本於1992年出版的美國版《Esquire》便以「I hate myself and you love me for it」為題打造這一個與別不同的Howard Stern封面,時至今日觀看仍然驚覺美感十足。

後現代的藝術演釋

自80年代參與藝術創作開始,Barbara Kruger的敢言作風為她贏得無數掌聲,即使時至今天她仍然堅持其一貫的性格,就似去年於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她便與《New York Magazine》合作出這款特朗普封面,拉到出血的侵侵照片配以極為巨大的「LOSER」字樣,儘管《New York Magazine》的主編Adam Moss早已現身說法,但無可否認這都是Barbara Kruger對Donald Trump的直接抗議。

發人深省的文字

誰說這個社會沒人看字?Barbara Kruger於2012年便曾於華盛頓的Hirshhorn Museum打造一次BELIEF+DOUBT的大型展覽,以其觸及心靈的文字構成巨型藝術裝置,當中用上了「YOU WANT IT. YOU BUY IT. YOU FORGET IT.」、「PLENTY SHOULD BE ENOUGH.」等巨型字句帶出消費主義蠶食生活的日常議題!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