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彥宗專欄|加那利群島的大節日小溫暖!在異地打成一片的交流,總是記一世的回憶

梁彥宗
  • 25 Feb 2021

農曆年的慶祝,眨下眼就過。今年沒有event式酒樓團拜,卻罕有地有幾個親戚來家拜年,加上媽今年將整個客廳佈置到成個年花公園一樣,窗外天氣又一直很好,比起以往沒有限聚的新年,竟彷彿更有小確幸的溫暖過節氣氛。

是的,過節的溫暖之所以可貴,在於它需要天時地利人和配合才能產生,不容易有,能夠在旅行時感受到,更加可遇不可求。我好好彩,在打仗般的旅遊節目拍攝行程當中感受過一次,就在西班牙加那利群島(Canary Islands)的最大島Tenerife。

那個節日叫「農民之舞(Baile de Magos)」,是小鎮慶祝收成的一晚,全人類穿起傳統服

那個節日叫「農民之舞(Baile de Magos)」,是小鎮慶祝收成的一晚,全人類穿起傳統服,坐出戶外載歌載舞吃吃喝喝通宵達旦。我、導演、攝影師和PA在星期六晚九點準時到達,準備拍攝。

嗯,九點似乎仍是太早,人們還在大街兩邊set枱set櫈,好在廣場已經有人開始跳舞,就過去玩下先囉。作為唯一的亞洲面孔,又是唯一沒有著住傳統服裝的人,我們其實挺突兀,很容易吸引當地人的目光,不過他們也不怕鏡頭,看到我們就直接邀請一起玩。這是一個傳統小鎮節日,不是迷幻電音派對,所以跳的也是一種類似簡易版ballroom dance的怡情小舞,你轉下我,我轉下你,然後再大家一齊轉多謝那種,很純粹。

直到十點左右,街上的人終於多起來,街頭盛宴也似乎慢慢開始,我們就離

直到十點左右,街上的人終於多起來,街頭盛宴也似乎慢慢開始,我們就離開跳舞群組,走回大街。

And the craziness begins。

他們見到鎮上這幾個唯一的外國人,都爭住要遞上食物和紅酒,歡迎我們

他們見到鎮上這幾個唯一的外國人,都爭住要遞上食物和紅酒,歡迎我們到來,不用一會,我便左手一串串燒加幾粒小食,右手一塊蛋餅,還怕吃得不夠快沒手接下一杯酒,「熱情到應接不遐」絕對是最好的形容!我兩手空空過來,還要黐飲黐食,其實有點不好意思,但他們沒有expect過我這個客人要給回什麼,總之我們享受這晚在他們家鄉的時光就行。他們的分享是主動的,應該說,分享就是農民之舞慶祝收成的骨幹精神。

街上氣氛很熱鬧,差不多經過每一張枱都有人和我們打招呼,我的臉因為

街上氣氛很熱鬧,差不多經過每一張枱都有人和我們打招呼,我的臉因為酒精而逐漸變紅,人也越行越興奮,開始無定向亂走,上了一個小平台。平台上面坐著很多枱人,有廿零三十歲一枱的,也有中年甚至老年人一枱的,全部清一式傳統服裝,在月光下說笑吃喝。

「Amigo!」一個uncle在喧鬧中大喊,目測60歲左右吧。

我的西班牙語很有限,只能正常地打個招呼。Uncle也沒有說太多,就熱情地前

我的西班牙語很有限,只能正常地打個招呼。Uncle也沒有說太多,就熱情地前來把身上的傳統高帽和背心脫掉給我,讓原本只著便服的我終於融入節日當中,之後他帶我走到他那桌,原來他還有一大班同齡朋友,他們正為一個auntie慶祝生日,55歲生日。

拍著手,他們像小孩般唱起西班牙文版的生日歌來,個個笑容真摰到一個點,彷彿世界都沒有其他事,就只有大家之間的友誼。

唱畢,有人怕我吃不夠,再遞給我一碟炒飯。

這平台上的普通一幕,竟帶給我一種莫名的感動。整晚無間斷的分享固然

這平台上的普通一幕,竟帶給我一種莫名的感動。整晚無間斷的分享固然反映他們眾樂樂的熱情文化,但喂,55歲,是55歲呀。有多少人到這個年紀仍然可以十幾個朋友一起悉心打扮,再萬勝節般走出街,大呼小叫開心玩?

香港這個環境告訴我,人越大就越容易被現實消磨,一大班人的狂歡更彷彿是年輕的專利,在Tenerife的這個小鎮,不論年紀卻都能保持童心,在農民之舞和自己一班friend歡騰一晚,眼前這班uncle auntie能,坐在旁邊後生三十幾年的都能,這是簡單快樂生活的活證。

由跳舞到掃街,再到之後的四圍亂行,我們最終搞到12點才離開。雖然做到

由跳舞到掃街,再到之後的四圍亂行,我們最終搞到12點才離開。雖然做到半夜,但這晚卻是我們團隊拍得最開懷的一晚,我感激居民熱情招待我們這些陌生人,也感激他們讓我們感受到這種全鎮共享的節日味。這一夜由二十歲到七十歲,大家都真心各自享受,不存在什麼後輩格硬陪長輩,是不折不扣的全民盡興,就連我這個三九唔識七但拿著一碟炒飯的外國人,都被它動容。這種在異地和當地人打成一片的交流,是旅遊人最夢寐以求的體驗,甚至可以是記一世的回憶。旅行,畢竟就是為了回憶,體驗過感受過相機影過,閒時就可以翻出來仔細re-J。回味的滿足,無人奪得走。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