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藩《念香港人的舊》|一代宗師最後的作品集 呈現昔日香港的美好

Esquire HK - Katie Ho
  • 22 Jul 2020

記憶,對你來說是一件怎麽回事?有人喜歡用文字記載、有人喜歡用圖畫。不過有攝影「一代宗師」之稱的何藩就認為文字和畫作尚且可以依憑記憶去創作,但攝影卻無法把記憶拍出來,因此「時機」必須掌握得相當準確。何藩雖然於2016年病逝,但在與病魔搏鬥之前,他不斷努力重新檢視底片,從中挑出了500張作品。

到他去世之後,何藩的家人再從最初挑選的500張照片裏選取了153張收錄於他最後的作品集《念香港人的舊》(Portrait of Hong Kong),第三刷現在重新發行,絕對值得留給香港人收藏。

何謂時機?時機虛無飄渺,但卻散落於生活不同的細節之中,有時需長時間

何謂時機?時機虛無飄渺,但卻散落於生活不同的細節之中,有時需長時間去等待,有時時機說來就來,還快過按下快門的一刻。

也許修讀過文學的何藩,才明白到攝影的詩意。他說過小時候太喜歡閱讀

也許修讀過文學的何藩,才明白到攝影的詩意。他說過小時候太喜歡閱讀和寫作,還夢想當一個作家,可能太沉迷,後來得到嚴重的頭痛,所以轉以鏡頭代筆。

鏡頭代筆,當然與現實寫作很不一樣,不過何藩卻相當有耐性,為了捕捉到

鏡頭代筆,當然與現實寫作很不一樣,不過何藩卻相當有耐性,為了捕捉到決定性的瞬間,除了細心觀察、等待,如果光線未夠好,寧願不拍,下次再來。

但攝影最重要的並不是技巧,而是感染力, 何藩拍攝昔日的舊香港,不但有

但攝影最重要的並不是技巧,而是感染力, 何藩拍攝昔日的舊香港,並不是為拍而拍,而有感而發,言之有物。

就好像街上的路人,舊的電車路,上學的兒童,都相當有舊日簡約又活潑的

就好像街上的路人,舊的電車路,上學的兒童,都有舊日簡約又活潑的質感,就算不是那個年代的香港人,也一樣有共鳴。

可惜在香港當藝術家很不容易,年輕時的何藩做過場記、做過演員,也曾當

可惜在香港當藝術家很不容易,年輕時的何藩做過場記、做過演員,也曾當過三級片的導演。

不過他最喜歡還是攝影,雖然是業餘,但卻帶給他在創作上很大滿足。

不過他最喜歡還是攝影,雖然是業餘,但卻帶給他在創作上很大滿足。

因為攝影始終不需要向投資者交代,也沒有票房壓力。

因為攝影始終不需要向投資者交代,也沒有票房壓力。

就算現在數碼相機流行,何藩依然沒有離開過他的Rolleiflex f3.5,一生鍾情於

就算現在數碼相機流行,何藩由始至終也沒有離開過他的Rolleiflex f3.5,一生鍾情於傳統菲林。

今次他的最後作品集《念香港人的舊》再版,除了留住了昔日的溫度,更是很

今次他的最後作品集《念香港人的舊》再版,除了留住了昔日的溫度,更是很難得的本土藝術傑作。

何藩《念香港人的舊》
何藩
《念香港人的舊》
HKD $780.00
SHOP NOW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