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疑人生不是去散步就去浪跡天涯,專訪新鮮出爐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得獎者《Nomadland》女主角 Frances McDormand

Esquire HK - Karen Tsang
  • LAST UPDATE : 26 Apr 2021

早幾年才憑《廣告牌殺人事件》橫掃多個影展的最佳女主角榮銜,剛剛又獲得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Frances McDormand甚至是這一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Nomadland》(浪跡天涯)的電影監製。

Interview by Elaine Lipworth

Text by Karen Tsang

Movie still photo courtesy of 20th Century Studios

Photo by Getty Images

Frances McDormand在電影《Nomadland》(《浪跡天涯》)中飾演Fern,一位丈夫去世了而她工作了好幾十年

Frances McDormand在電影《Nomadland》(《浪跡天涯》)中飾演Fern,一位丈夫去世了而她工作了好幾十年的公司也因為2008金融風暴而倒閉,因此她收拾好一切,跳上了露營車開展了她的公路生活,路上她認識了遊牧社群及露營車住民,然後她感受了另一種的自由,她說:「她不是無家,只是無屋而已。」至今,電影先後獲得金球獎「最佳電影-戲劇組」及「最佳導演」兩項大獎,及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等。

這個故事如何讓你覺得可以成為一套有力量的電影?

Jessica Bruder的著作《Nomadland: Surviving Americ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浪跡天涯)讓我對公路路程的幻想破滅,真實就是一把掌的狠狠打在面上的,也解釋了為何這麼多人會因為經濟問題而有這個決定。我覺得,Jessica寫得很出色。

為何會找來趙婷執導?我看過趙婷的電影《The Rider》,非常喜歡!電影很感動,而當

為何會找來趙婷執導?

我看過趙婷的電影《The Rider》,非常喜歡!電影很感動,而當時我訝異的問究竟趙婷(Chloé)是誰。作為監製,看到一位女性導演可以用上經典男性及西部電影風格來講述一個關於生存及追求夢想的故事,深深的吸引著我。

你演繹女主角Fern時非常逼真又感動,你是怎樣將自己投入進去角色的?

我有沒有將自己投射到電影主角Fern及她的故事裡去?當然有!我來自美國上班族家庭,同時當我40歲時就曾經跟我先生說過65歲時我要改名為Fern,抽煙要抽Lucky Strikes,飲酒要飲Wild Turkey,而且要駕駛露營車去公路路程。我知道,這是想像,除了我是自己捲手捲煙及飲Tequila。

你跟趙婷的合作是怎樣的?

Chloé用在我身上將我投射在角色Fern身上的方法,跟投射David Strathairn的角色Dave上的一樣的,如同她處理其他不是專業演員的角色上一樣。她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我們家,觀察我們跟家人的互動,她將我們真實的性格加進角色裡去。這確實很有難度,畢竟她沒有跟演員合作過,而我和David又沒有跟這麼多非演員一起合作過。我們都需要適應及調整,來找出最舒適的平衡來演出。

在電影裡,Fern跟Dave有很好的聯繫,請問你跟David Strathairn的合作,以及跟其他素人演

在電影裡,Fern跟Dave有很好的聯繫,請問你跟David Strathairn的合作,以及跟其他素人演員的合作又怎樣不同?

當演員的我們很習慣不斷的去重演,然後會愈演愈好;但當跟素人合作,一般第一個take必然是最好的,而愈演會愈差。David跟我很享受一齊做我們最熟悉的,就是不斷的嘗試來做出做好的演繹。有時我們成功,有時我們失敗,但有他在廠房還是很好玩,因為我們的工作模式相近而且有著舞台背景所以很明白對方。

電影裡Fern及Dave的關係很有趣,也很動人,你如何描述他們的關係?

我跟導演Chloé都希望這兩個角色的關係不是那種傳統浪漫關係,我們都希望是點到即止的關係,當然更重要的是我60幾歲而David 70幾歲,兩個成年人的浪漫也都不要太多愁善感。

趙婷如何引領素人演出?我曾經參與其他導演的拍攝時跟素人一齊演出

趙婷如何引領素人演出?

我曾經參與其他導演的拍攝時跟素人一齊演出,但Chloé的方法很不同,她的方式比較是欣賞他們的生活及人生而多於拍電影,所以就像是呈現出別人的生活。

參與這套電影時遇到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拍攝期間最大挑戰是去靜靜坐下來,去聆聽;而坐著不動並不是我擅長的事情。

作為這套電影的監製,你又怎樣看?

我作為監製最大的價值是,跟我的監製夥伴Peter Spears一起向Chloé推介了這一本書;然後我成為了一間23位年輕電影製作人的其中一個成員,並且跟他們一起踏上旅途拍攝這部電影。

在路上拍攝這部電影的旅程時感覺如何?團隊裡最年輕的是24歲,而61歲

在路上拍攝這部電影的旅程時感覺如何?

團隊裡最年輕的是24歲,而61歲的我團隊裡相對年長的一位。我們一起開展了五個月、橫跨7個州的旅程,行程相當緊密,每個人都需要跨部門的去解決問題,也因此我們反應很迅速,跟在旅遊車的一族的生活節奏非常相似。

現今的社交狀態及經濟環境如何形成這些生活在路上的人們族群?

全球正在發生的事情以及經濟情況讓人選擇生活在路上,這些生活在旅行車的人選擇了一個流動性很高的生活模式。

在你的演藝生涯中,飾演過很多不同的很好的角色,你認為《Nomadland》的Fern及《廣告

在你的演藝生涯中,飾演過很多不同的很好的角色,你認為《Nomadland》的Fern及《廣告牌殺人事件》的Mildred的角色之間有沒有甚麼關聯?而當中又有多少你自己在其中?

不論是《Nomadland》的Fern或是《廣告牌殺人事件》的Mildred,她們都是我!在過去38年我所做的事情,我演繹過德國猶太人,也扮演過愛爾蘭女人,但大部分時間我飾演的大部分美國婦女角色。Mildred及Fern是同一個世界的女人,他們都是上班族,我也是來自上班簇家庭。你知道嗎?說故事就是一個「What if」的遊戲,What if如果我沒有讀大學及研究院的機會?What if我沒有遇上我身邊這位非常支持我追求夢想的伴侶?What if我沒有遇上我的兒子來讓我成為更完滿的人?What if我沒有看過《The Rider》又沒有遇上Chloé。What if我沒有去演戲?人生就是無數的what if。

從你的電影看到你的專業選擇總是非常勇敢及正確,你的演出總是非常逼真的。

謝謝,我已經這樣做了40年,希望往後會做得更好!有一位記者最近跟我說,從螢幕上看到我的面部特寫,就好像參觀國家公園一樣。我覺得這是一個讚揚,而我也希望觀眾往後也這樣看。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