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專欄】唔通我日日Plank又同你講咩

Esquire HK - 彭浩翔
  • 25 Aug 2017

做人,最難就係持久去做同一件事,特別是看似沉悶又沒太多趣味的事情,例如是Plank,彭浩翔今年起開始了每24小時做一次五分鐘的Plank,原來在做plank的鍛鍊之中,可以得出一些人生的領悟。

人往往太容易放過自己,只要不跟上班、交租或交稅有關,我們大都會選擇走較舒服的道路。磨難已經夠多,何苦老去折騰自己?所以凡遇困難,左右腦就會馬上互相說服。

記得小時候儲動物和恐龍的貼紙畫集時,發現了自己原來是強逼症,只要事情開始了,就會不惜代價完成。因此我告誡自己,即使再喜歡《星球大戰》,也千萬別去儲它的玩具。幸好有自知之明,不然佐治魯卡斯這樣無止境地開發角色,未到第七集已破產。

去年有次公司同事打賭我能否做三分鐘平板支撐(plank)。為了港幣七百元,我決定拼命賭一回,最後雖然苦苦撐完,卻痠痛了好幾天。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一面忍著痠痛一面在網上搜尋,發現平板支撐其實是個很好的運動,於是決定盡可能每天做,一開始每天三分鐘,待做到順暢後,就再加三十秒,直到五分鐘。

任何老抱怨時間過得飛快的人,我都建議他們做一下平板支撐。當你做著時,便會發現時間像進入了《潛行凶間》(Inception)中的最深層夢一樣,一切都變得越來越慢,慢到你甚至懷疑自己的iPhone已壞掉。

平板支撐雖然辛苦,但最困難卻是堅持天天做。因為除了工作,晚上也可能有著各種聚會,當回到家十一點多時,又想看齣美劇作為一天的終結。雖然只佔你五分鐘,但你總會說服自己:何必讓自己那麼辛苦呢?於是又會給出各種藉口,今天已打過羽毛球了,或是今天工作太累了,去讓自己放鬆一天。

但當有天放鬆了,就像走進了一道濕滑的下斜坡,只會越放越鬆。一旦邀請了懶惰之神入屋,從此就無法再堅持下去了。於是做了幾個星期後,我開始斷斷續續的停了下來;加上經過幾次打賭後,公司同事都輸怕了,誰都不再提出要比賽平板支撐,這就更缺乏了動力。

1

對於如何讓自己再重啟平板支撐這個鍛練,是去年拍電影時我一直在想的。最後還是針對自己的特質去思考,既然我是個偏執狂,不如就在新一年以此作題目,從一月一日起,無論工作多忙,多晚回家,每二十四小時就做一次五分鐘平板支撐,另加側平板支撐(side plank),每邊一分鐘。因知道自己是個追求完整數字的人,只要開了這樣的題目,處女座和偏執狂性格就會幫我一直推展下去(中間切勿給自己找到藉口停止就好),當運行了一段時間後,便能成為一個習慣。

果然自一月一日開始,不管在家還是旅途上,我差不多都能在每個二十四小時之內完成一組平板支撐。開始時是有點痛苦,尤其在長途飛行的過程中,於酒店剛起床收拾好行李後,還得在地毯上完成平板支撐才退房,然後飛了十多小時回到家,睡前又得再做。

2

當運行了大概半個月左右,你會慢慢發現,其實它並不佔你太多時間,你可把它當成用牙線刷牙或大便等的一個生活必須事宜。於是我在想,既然五分鐘已不像剛開始那麼辛苦了,是否意味著要加長時間呢?於是我在一月中決定,在二月一日起多加三十秒,變成五分三十秒,如是者每月的加。

可是在一月下旬時,我又想到了一個問題。二月一日加三十秒,自然振奮人心,因為會自我感覺特別良好,認為自己的身體逐漸變得強壯。但這樣動輒強加時間,好像有點好大喜功。因為設定了每月加三十秒這題目,即意味著每月都得加,不然又是一個下滑的開端,既然增加時間可以停止,那堅持做平板支撐也可商榷吧。

其實我不擔心二月一日多加三十秒,反是擔心三月一日時,自己能那麼快就適應到多加一分鐘嗎?而一年下來,年底不就得做十分三十秒?這未免太好大喜功了。持續增加是應該,可並不應該強求大幅度去增加。所以思考過後,雖能應付到二月一日所增加的三十秒,但我還是選擇只加十五秒。

我想,學習別太好大喜功,也是這個平板支撐中應該要領悟的事。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