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專欄】當爵士樂crossover香港情懷

Esquire HK - 沈旭暉
  • 6 Dec 2019

幾年前,認識了鍾氏兄弟的鐘一諾Roger、鍾一匡Henry,他們是典型的青年才俊,一位是醫生教授、另一位是律師,一位說來是我的中學師兄、另一位是大學同事,卻成為樂壇一隊清泉組合。鍾氏兄弟當年一首《時代的顛覆者》,除了被當年顛覆時代的人們,賦予另一重意思,歌曲亦顛覆了流行音樂的商業世界,奪得當年CASH的各個大獎,今天聽來,更似是先知。

幾年之後,Roger成家立室,音樂上也嘗試單飛發展,開展了另一個project,比以前更

幾年之後,Roger成家立室,音樂上也嘗試單飛發展,開展了另一個project,比以前更具前贍性。記得我小時候也算是學過彈鋼琴,接觸過不同songbook,彈奏各首經典;而將songbook概念套落於現代音樂,當然要數美國的The Great American Songbook,將最著名的百老匯音樂劇等樂曲匯聚成一歌集,其後由無數經典歌手,注入個人元素重新演繹。

但這概念到了東方,因為卡拉OK大行其道,每一首歌的拍子、節奏、唱腔都變

但這概念到了東方,因為卡拉OK大行其道,每一首歌的拍子、節奏、唱腔都變得千遍一律的格式化,songbook並不容易發揮。有見及此,Roger卻嘗試將songbook的槪念帶進Cantopop的世界,發佈了爵士天碟《Song Book 歌集》,以爵士風格演繹11首廣東歌經典,包括令人驚喜地爵士化的《心裡日記》,據說連原唱者歌神許冠傑聽了也拍案叫絕。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軟性地訂立廣東歌經典的標準,然後向外文化輸出,即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軟性地訂立廣東歌經典的標準,然後向外文化輸出,即使未必算是光復樂壇,但絕對是香港文化的一種保存。所以和Roger討論過一輪後,就有了由我們clubhouse the_ blanks 在GLOs Cafe by fooody 舉行音樂會的想法:由Roger和失明天才鋼琴家Jezrael Lucero負責音樂的部份(這當然不是我負責),我就於表演之間,分享歌曲背後的一些概念和想法,觀眾可以邊吃著晚餐邊喝著啤酒,欣賞一場「輕談淺唱音樂會」。

這樣型式的音樂會,到最後舉行了兩晚,更邀請到浪子詞人潘源良來到cafe

這樣型式的音樂會,到最後舉行了兩晚,更邀請到浪子詞人潘源良來到cafe欣賞,很有家的感覺,當晚Roger也演出了潘sir的經典作品《今天應該很高興》。在當年的移民大環境,聽這首歌,已有很深感受,而於今時今日,感覺只有更昇華、也更無奈。至於encore部份有甚麼驚喜,就不便透露了,你懂的。

除了Roger專輯的曲目,也自私地點唱了幾首歌,如充滿MK味的《友情歲月》(其實

除了Roger專輯的曲目,也自私地點唱了幾首歌,如充滿MK味的《友情歲月》(其實還有《潛龍勿用》的,但實在太難要Roger以jazz駕馭chef lemon的歌了),和非常能代表香港,前輩甄妮的《東方之珠》,「有正有邪、何處是岸」,實在是最永恆的香港之歌。音樂會中問了Roger一個問題:「你心目中的香港到底是甚麼?」這個問題,相信是每個經歷這大時代的香港人,也在思考如何回答的。到底香港是甚麼,香港人又是甚麼?我們理想的香港又是怎樣? 這次音樂會,這本歌集記錄了香港黃金時代的廣東歌,但願若干年後,未來還繼續有香港歌集,入面載有一首首屬於這個時代的每一首歌:每一首真正屬於香港人的歌。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