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辦品牌、開lab研發產品係點樣嘅生意?生物化學背景嘅Skin Need創辦人Christal Leung講講

Esquire HK - Karen Tsang
  • 24 Jun 2022

Christal Leung嘅強勁在於,生物化學背景嘅佢係兩個品牌包括美國製造的本地品牌Skin Need及本地製造品牌BYOB的創辦人,甚至在本地設立實驗室運作,更讓她拓展出幫人製作private label的研發,為本地護膚品行業帶來了一套新的發展哲學。
 

可以講講最初從成立Skin Need的過程嗎?

1可以講講最初從成立Skin Need的過程嗎?

Is more like a journey or transition……最初做Skin Need時,接手我媽咪手上的一個品牌,最初是她在外國跟不同的生產上訂製產品,然後再分裝成小瓶給美容院客人用。當時她的想法是,希望以自己作為專業美容師的身分從外國引入可以幫到客人的針對性產品,配合到美容院的儀器,又在質感上、效果上適合本地氣候變化,本著這個心態她開發了Skin Need。後來,她跟我說:「this is something I want you to do,因為媽咪係一個美容師,I don’t see how I can make this really big,但你有整個未來在前面,所以你幫我諗下呢件事點樣做得更好」。所以,我去了唸biochemistry,更去了幫我們生產的美國廠度做internship,跟我師傅去學點做formulation,做stability testing,全部都是很沉悶的事情,但就是一步步的學。

最初為何會改變Skin Need的經營模式?

2如何改變經營模式?

唸書回來,我就進了媽咪的美容院工作,我發現管理美容院要做好多human management,這不是我喜歡做的,因此我就建議要去改變business model,做好品牌然後賣給美容院,早期Skin Need是行B2B market而唔係B2C的。最初,我問公司有無美容師想轉型做trainer或者同我一齊去跑B2B嘅sales,我地參加唔同嘅展覽、商場掃街等去搵客,開始慢慢有香港美容院distribute我哋Skin Need呢條line。由最初要改變客人對護膚品的看法,因為她們以為油笠笠嘅法國品牌一定係好,要說服佢哋試我地在美國製造為亞洲人而設嘅護膚品,到後來愈來愈多人喜歡,過程滿是挑戰。
 

又如何開始發展到幫人做private label?又在甚麼時候開始決定在香港成立一間lab?

3又如何開始發展到幫人做private label?又在甚麼時候開始決定在香港成立一間lab?

當時我們拓展品牌,開始接觸連鎖店及大型美容院,她們回應說就算多喜歡我們的品牌也不能入貨,因為她們不希望有不同level的競爭者,會影響佢哋嘅branding image。當時,我就同這些舖講既然你有chain store,食得起volume,不如我幫你做private label,幫你去source包裝、改配方,或者你可以用返existing嘅配方,幫你寫brand story、product description,everything。

又如何開始發展到幫人做private label?又在甚麼時候開始決定在香港成立一間lab?

幫人做private label,好好玩,因為做自己label,就只係我嘅看法,幫人做就可以參與其他人的計畫去了解大家對skincare的看法,這樣可以豐富我的事業。後來,除了美容院嘅chain store,一些網絡上嘅美容達人也開始聯繫我。愈做愈多我發現,在美國做formula、叫chemist再打辦,再來來回回改texture、改氣味、改顏色,很費錢及費時,眼見香港人開始有意識接受indie beauty,香港嘅independent beauty labels,我就決定在香港設立一個lab,在香港做R&D及打辦,我就更能掌握得好,縮短好多時間。設立一個lab要攞到GMP equivalent的ISO認證,既然這樣無理由只用來打辦,所以就索性做埋製作。好好彩,在我設立香港lab嘅時候,已經手上有一定的訂製需求了。

三年前,我妹妹加入,佢係好artsy,好著重美學,她跟好朋友創立了Woke up like this這個品牌。再加上,我幾個香港indie beauty brand嘅客的volume都有multiple folds,這兩年covid嘅運輸又難以控制,因此就在所以我係葵涌再開多一個lab,material由美國桶裝來,香港生產及做罐裝,希望可以大力推行MADE IN HONG KONG SKINCARE。

去年設立了另一間lab,請問licensing及籌備上又如何?

4去年設立了另一間lab,請問licensing及籌備上又如何?

既然已經有第一間lab,在設立第二間lab的時候是如何去scale up。所以我比較花心思在ERP system (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flow management、stream scheduling system可以如何幫我去scale up。好彩的是,我第一間lab時,所有GMP的protocol 係我自己寫,因為我好鍾意寫嘢。GMP equivalent所需要的產品assessment及certification都有理解,因為Skin Need的貨我有出口去菲律賓、馬來西亞,我已經做了一套適用於當地health industry的requirement,再加上biochem的background都會令成件事易理解咗。

兩個品牌Skin Need在美國製造 ,BYOB在香港製造,在原材料及運輸上有甚麼特別的安排?

5兩個品牌Skin Need在美國製造 ,BYOB在香港製造,在原材料及運輸上有甚麼特別的安排?

香港製造的也是用上美國的原材料,而因為在香港製造的相對small scale,我們的做法是當從美國返大貨時,一併運回原材料。Skin Need是made in USA,世界各地原料廠在北美都有headquarter及distributor,group埋嚟一齊order,可降低原料價,畢竟香港訂會貴好多,因為BYOB的volume比較細,而且從美國如原材料比較容易控制quality。

幫人做private label時如何計算?

6幫人做private label時如何計算?

Manufacturing好standard,可以賺到一倍已經好好,我們有些產品也賺不到一倍,因為manufacturing是做volume的。    Retail方面,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幫客人計成本時都有variation,好mass路線的private label客人,成本大概3.5到4成,如果boutique風格的話,成本同margin就至少6成。

對於independent labels或獨立品牌趨勢力怎樣看?

7對於independent labels或獨立品牌趨勢力怎樣看?

一向好支持independent labels,好希望成立一間廠去做private label。我也喜歡聽到不同人對於美容的看法,甚麼可以讓他們身體、心靈都覺得舒服。好多indie beauty都會加一些本土元素或者亞洲特色落去。唯一問題是,indie beauty發展趨勢很容易衍生到好多手作護膚品出現,這樣會有個concern,就是防腐的計算、有無做stability testing、生產環境如何。我們的GMP equivalent lab有clean room,每3個月要test一次dust particle及air circulation,來確保dust density低於某個水平。

好多人做一盤生意到最後是為了賣盤。你的這盤生意這麼成功,會期望將來被收購嗎?

8好多人做一盤生意到最後是為了賣盤。你的這盤生意這麼成功,會期望將來被收購嗎?

這幾年都有不同公司approach,有些公司想加強portfolio想要diversity,所以想入一個brand。但我自己都好現實,where the money comes from, where the control would be。我對自己的生意都有一定的堅持的,第一It’s doing good, 第二I love this control。講到操控,舉例如moisturizer series,幾年前又好興essential oil,塗上面感覺好舒服,但這幾年很多人有湿疹,而essential oil 會引發湿疹發作。就算用上低敏essential oil,但有濕疹的人會對essential oil有前設或恐懼,但是這個恐懼就已經很容易觸發湿疹,cause you are stress out。所以當時我好快做一個決定,就是下一個batch的moisturizer全部改包裝,全部不用essential oil。I think this control is really important,尤其是我將自己的philosophy及信念都投射到品牌上。因此,說回剛才的問題,暫時來說我想像不到無實權管理自己的品牌,最少現時無法。因此現階段我還是很開心的經營著這盤生意,而我可以為任何想創辦品牌的公司開設護膚品牌的。

你會否覺得護膚趨勢會是, clean beauty或者在地生產、mix and match因應皮膚狀態自行調配等呢幾種趨勢嘅發展方向?

9你會否覺得護膚趨勢會是, clean beauty或者在地生產、mix and match因應皮膚狀態自行調配等呢幾種趨勢嘅發展方向?

clean beauty 同green beauty是一定的,首先動物原料根本不需,植物有很多nutrient,一定可以在裡面找到適用的營養。Cruelty free就更佳,other than just cruelty free,我們用的raw materials,也是fair trade的。我們的package在2018年upgrade時,包裝上減少了45%的塑膠;而配合醫學美容的產品,需要用膠包裝也用post-consumer的塑膠。clean and green我覺得唔單止係一個trend,而係有必要去做,因為已經有好多數據話顯示如果繼續如此落去,十幾廿年之後我們的人口將會達到7個地球都support唔到的。甚至溫度會熱到去某一個程度,地球上的冰都會溶化而影響sea level。所以以上提及的概念,It’s not a trend,is a must!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