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讓你愛上的慢步調 蔡思韵 Cecilia Choi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4 Mar 2020

假如有種美超脫一切,不屑性感嫵媚,也不把空靈氣質放在眼內。倘若有這一種存在,她的名字叫蔡思韵。

蔡思韵 Cecilia Choi

寶島給她的
「她就是《返校》那個女老師,都認不出!」我輕輕點頭,時裝組同事有點驚訝。「看戲時就覺得很好,把她介紹給牌子公關吧,他們一定喜歡。」這倒讓我有點驚訝,說話出自他口中,比起公式化的美言,是更實在的讚賞和肯定。望向不遠處,一個高挑身影站在白牆前。秀麗長髮,分明輪廓,燈光下都被裁成美麗剪影。這時她緩緩坐下,慢慢抬起雙臂,纖幼指尖觸及之處都是靈氣,兩手重疉,交匯,彷彿幻化成蝴蝶,翩翩起舞出一部好看的映畫戲,讓人心醉。

蔡思韵,香港出世,香港長大,香港演員。在對人生前途迷惘又憧憬的年紀,一些計劃某個決定,她隻身跑到台灣,考入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攻讀戲劇系,在令人嚮往的慢步調節奏中生活了好幾年。「寧夏夜市好幾間攤檔都好吃,平常都會去。」小妮子一手拿著筷子攪伴著外賣碗裡的麵,娓娓道來她的寶島時光。「最喜歡甘蔗牛奶,混了蔗水和牛奶很好喝,不會搞肚痛的!」我不禁皺了皺眉,說自己還是比較喜歡笆樂汁。

那些年歲,未至於徹頭徹尾把她換了個模樣,氣息和氛圍大概也一點一滴改變了她的日常。是口音是語氣,或習慣或眼界。「自己本來就很慢、很慵懶。」我笑說,從來沒有聽過香港女藝人懂得用「慵懶」這兩個字形容自己。然後,縱使台北香港不過一個小時多的航程距離,Cecilia還是正式回來了,從熟識的異地,到陌生的故鄉。

蔡思韵 Cecilia Choi

乘著青春列車歸來
香港電影沒落,行業青黃不接風光不再,這些口頭禪,大家都懂得掛在嘴邊。一頭栽進大英美帝、日韓新貴的出品,彷彿就掛上精英份子自我品味審查的免死金牌,就算看垃圾片,也至少高人一等。然而,這四、五年間,香港本地新晉演員、導演、製作人紛紛走進普羅大眾目光,更多小眾甚至獨立而且高水準的電影製作,猶如雨後春筍,遍地開花。在我看來,Cecilia也趕上了這班青春列車,以優等生的身份。「我寧願產量少一點,都想多拍一些好作品。」實情是,打從學生時代開始,她已經適度地參與不同製作。畢業歸來後,演出步伐未見停下,接觸作品範疇更闊且深。單是2019年,不同演出平台都有她的身影:Netflix原創電視劇《極道千金》中的凌雲、在大銀幕有《返校》的殷翠涵,還有舞臺劇《如夢之夢》中飾演年輕版顧香蘭。

蔡思韵 Cecilia Choi

「劇場是要經過不斷排練,每次排練都會把角色挖得更深演得更精準。在台上演出就要進入角色,一氣呵成,就算發生任何意外,都不能飄走跳出角色。要持續在舞台上保持狀態,而且每次演出都需要維持高強度的情緒和狀態,因為你要對得住每一個入場的觀眾,他們需要得到公平待遇,總不能這場做得好一些那場卻差一點,好的舞台劇演員需要做到『重現』。」自以為是認為,面前這位戲劇系科班生,想必會毫無保留坦護劇場一切好與壞,結果卻是一場落空。「個人偏心電影多點,因為電影比較浪漫。」說時甜絲絲的,不知還以為是熱戀中的少女談起愛人。「劇場表演只有當下,過了就完了,就算拍片紀錄下來也不是那回事,甚至會很難看。電影就恰恰紀錄了當下,過了五年、十年,重新再品嘗回味,會有不同感受,好的作品重複看,甚至會有不同感動。」

蔡思韵 Cecilia Choi

能愛與被愛
摘文之時傳來消息,Cecilia憑電影《幻愛》得到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女演員獎項,同時入圍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電影講述思覺失調症病人阿樂遇上欣欣,墮進愛河後竟發現對方是臨牀心理學研究生葉嵐。真實與虛幻之間徘徊,葉嵐以研究為前題,卻對阿樂發展出逾越專業操守的感情,戀情病情糾纏,揭露私德和心障。前者的單純對愛情有憧憬和恐懼,後者的手段背後盡是自身童年陰霾羈絆的苦痛,一層一環,構成複雜故事。既是能醫不自醫的噩夢,也是失了調的愛戀甜夢。獨來獨往的輕鐵車廂,黑夜裡踽踽而行的戀人,美麗又孤寂。Cecilia一人分飾兩角卻毫無懼色,複雜心理、情緒跌宕都應付裕如,令人眼前一亮。傳短信恭喜時,才想起女主角早就提過,這部戲於現實的她,意義重大。

蔡思韵 Cecilia Choi

「每個角色都會有自己部分影子,《幻愛》裡的葉嵐,無論外貌、年紀、性格、樸素的穿衣風格都好貼近現實中的自己。但角色最有趣是內心世界複雜,有不同陰暗面。男女主角因為不同原因而自悲、害怕。當你有能力去愛,是否同時有能力被愛?電影透過不同角度和層面去探討愛這個問題。當心不完整,面對愛時,你會遇到很多難題。」

她依然保持斯文,舉手投足間氣質更見穩重,只能從緩緩字句中,隱隱感到內心激動泛起的漣漪。「完成了這部戲,有很強烈的意願希望每個人都有愛人與被愛的能力。電影傳達出這個訊息也確實影響了我對愛情的看法,以前可能有很多顧累,比較保守,給不同想法框住自己,演出這角色後令我更放膽和勇敢去愛。由角色反過來影響自己,這經驗很有趣。」



蔡思韵 Cecilia Choi

就一枝眉筆
蔡思韵說自己節奏很慢,是真的。訪問開頭那碗麵,她還在吃。聊天時,她把麵夾起,忽然想起另一半用她的古怪表情做了手機貼紙,就放下筷子給我看;麵終於快要送到口裡,講起那從西九帶回家的貓,麵又再次滑落。看在眼裡,不禁好笑。我說,寫是文青女神,空洞又沒趣,你就形容一下自己吧。她笑了笑,眼神稍稍往上拉高一點。「有時候都會思考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好像甚麼都不太懂又沒甚麼特別,就......覺得自己很無聊。真的要去形容,會覺得自己像一張白紙,也不否認這是好事,因為可以把不同角色的色彩放在身上。如果不是演員,我大概會是一個很無聊的人吧。」

蔡思韵 Cecilia Choi

「我是很賴在家裡的一個人,平常就看書、看戲、玩貓,然後想,不如自己今天也做一隻貓吧,哈哈。為了健康都會不時做一下運動,但絕對不是那種很有幹勁的人。相對一般女孩沒有對時裝很感興趣或太多想法,當然可以化一個基本妝容去應付試鏡,但家裡放的用的,都只有一枝眉筆、一枝眼線筆、一瓶底霜、一個粉餅,沒了。對,可能牌子會送,但我會覺得......不懂用,然後嫌自己慢,最後還是拿平常自己用的。所有事簡單乾淨,就好。」

記得看過其他訪問。小妮子講過,大學公演時有同學讚她在台上好漂亮,她卻很難過為何沒看到她為角色付出努力,只覺得她在台上「很好看」。臨走時,我把時裝組同事「認不出蔡思韵」的故事說出來。她笑了,眼睛都瞇成一條線,這次她是打從心底在笑。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