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坤│《反黑》監製的告白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30 Nov 2017

從前《少林足球》的四師兄,沒有因為酷似李小龍而在香港引起太大的關注。經過國內日子的洗禮,反而讓陳國坤認清目標。然後遇到生命中的兄弟,成就了今日《反黑》的張少鈞。未必萬人景仰,但至少做到頂天立地。這位將軍的人生經歷,並未精彩到讓每個觀眾拍案叫絕,卻是每個男人在追逐成功的路上,值得借鑑的。

陳國坤


Q

:我最想問的是,你如何看待自己做李小龍這個角色,這個形象會是你的包袱嗎?

A:我終生最為自己驕傲的就是我似龍哥(李小龍),我是個無神論者,但我覺得他就是我的信仰,識得耐的人會知道,陳國坤真的按著李小龍的人生道理去做人處事。


Q

:有些演員好怕別人記住他以前做過的角色,好似張家輝,今時今日一有觀眾或媒體叫他化骨龍他就哂手拎頭。

A:我擺明就是似李小龍,《反黑》之後有機會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其中一個計劃就是延續龍哥這個形象,他只是拍過四部半電影,但李小龍仍有好多事未做的。某些製作人、投資者經常說自己有多喜歡李小龍,那為何仍要徘徊在他


Q:第一步就在大陸上映,錢的因素以外,國內的人真的還喜歡看港產片或港劇嗎?

A:依我觀察,他們今時今日仍然好鍾意港產片,甚至乎「千禧」後也是。他們所有的故事都是好「正」的,香港片最特別的地方是,你說那個好人一定對,絕對不是;那壞人完全錯,也不是;差人有壞人黑社會大賊又有好人,這就是最好看的地方。「難為正邪定分界」,過往的電視劇電影不論有沒有解釋這件事,香港就是兼容到沒有絕對黑白對錯這件事,一旦有了絕對,觀眾就沒有了遐想,沒有了思考的空間。


Q:籌備時有給自己和團隊甚麼限制?

A:一定有的。若講述97後關於警察的事,都要上報公安局等部門做不同的審批,但講97前警察的事,就屬於「境外」,變相避開了好多審批條例,尺度寬鬆點令拍攝的自由度大好多 。當然,團隊本身就好想講這個時代的故事,畢竟我們就是在這個年代長大。


Q:但好多人就是為了過審批而不講某些事。

A:大家要分清楚,搵他們的錢不代表要奉承他們。我們只是需要有好的題材做好的製作去吸引你買我的作品,就算荷里活都是用好的電影去吸引大陸市場,某些人就是為了奉承失去了自己。


Q:但用網上平台看「自己人」的劇集作品,對香港人來講未算得上是習以為常,這跟國內的觀賞文化有關吧?
A:內地現時三個最主流的影視播放渠道,包括有戲院電影、網大(網絡大電影)、網劇。戲院不用多說,涉及龐大資金;網大就是由微電影衍生出來,由原本的15至20分鐘延長至跟電影看齊的90分鐘,但最大缺點是質素太參差,三千萬拍一部和三萬元拍一部都可以叫網大,而且講求點擊率,就像電影的票房。


Q:那為何《反黑》最後選擇以網劇的形式,是因為投資的回報較穩定?
A:對,我只是純粹跟個別的播放平台做交易,一個「冧心」總數,將播放版權賣斷給它,但我仍保有劇集的版權,變相我可以在全球做交易,靈活度高好多,而且過程中間雙方不需要太頻繁的接觸交集,不會有太多灰色地帶又要跟進,始終大家的做事手法太不同。網劇本身的製作過程時間比較充裕,四個月裡我們有108日去拍,拍電影的話就會趕頭趕命。再講,難得找到這麼多老前輩好演員,一套網大只會浪費了他們,我們都想他們有更長的曝光時間。


Q:雖則網劇不用只看點擊率,但《反黑》在內地點擊率超過八億,而且在香港亦罕有地有「票房」有口碑,其實是一大成功。你認為是因為古惑仔題材、選角,還是其他因素?
A:在大陸播放,純粹是一個商業決定,但團隊幾乎所有人都是香港班底,甚至乎拍攝地點都在香港,我們根本就是想吸引這裡的人看。不談政治,但縱觀社會氣氛,香港觀眾確實不像從前那樣尊重我們這一行業的人,資訊爆發他們有渠道可以看到不同日劇韓劇,有不同的平台去吸收,變相現在的觀眾是挑剔多於欣賞。再老實講,我們始終是「新仔」,大家都看得出技術上畫面上都有不足有進步空間,會成功,我和導演都反而覺得是拍出了那份情懷。


Q:形容一下「陳國坤 & 宋本中」這對導演與監製的關係?
A:簡單形容就是同時間的左右腦,沒有了一邊都會死的。我和他的關係是連我老婆都會妒嫉。沒有辦法,工作上識於微時。我拍完《少林足球》後因為李力持導演而認識他,那時期做電影配樂有個studio,我們便開始星期一至日,每天都待在那裡玩、傾計到想睡覺才回家。然後某日買了部還是用帶的DC仔,每日就落街我拍下他、他拍下我,再回去工作室學剪片。


Q:你們未免太男人的浪漫吧,難怪你老婆會妒嫉。
A:我和他的理念、計值觀、思維好接近。那時身邊人笑說根本無人認識我們,但我就是認定他是個天才,他又覺得我好正,大家好支持對方。我一直都這樣講,我發現了一個天才,由頭到尾我都相信他是一個天才,而因為只有天才先會發現到另一個天才,哈哈。


Q:雖那當初兩人如何在事業上取得突破?
A:因為真的沒有人給我們工作,到拍《功夫》時我跟星爺(周星馳)介紹他, 終於得到了一個幫電影製作making of的機會,結果大家都好滿意,那份報酬就夠我們成立現在的「影視兄弟」。


Q:男人得一兄弟已經難得,有一齊為夢想拼搏的兄弟,真的死而無憾。
A:真的,朋友從來都不是講有幾信任有幾支持。朋友是,他從來沒有介意過你的缺點,卻在你面前將你那些缺點講出來,而你不介意的,那就是你朋友,你兄弟。我跟宋本中有這種關係,我們只是接受對方的長處,而我是表達他短處的唯一一個人,從而去逼對方進步,男人是要在這件事。


Q:最後,《反黑》第二季有甚麼可以透露?
A:一開始我們已經準備了三季的劇本,但礙於資金問題才不能一氣呼成拍畢三季。只能說,演員名單絕對會令大家嘩一聲,但坊間估的名單不可信,大家還是密切期待吧!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