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怡難得一見的性感!她不希望你隋只認為她是鄰家女孩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LAST UPDATE : 16 Oct 2019

必須承認,我有在鏡頭後貪婪地掃視她每寸可見的肌膚。那因為造型而刻意弄得微濕的頭髮、伏在床邊時米白背心下隱隱透出的黑色誘惑,這畫面來得真實也太不真實。真實來自現場看著她不過漫不經意的舉手投足,卻讓你砰然心動;不真實是因為面前的湯怡,遠遠超越了我們對她的想像。

湯怡

十年女朋友
如果說學生時代夢中情人有範本,大概就是《某日某月》中王子月的模樣。「我很滿意王子月這個角色,畢竟是第一次做女主角。」Kathy說她當初沒想過還可以再穿起校服裙,歲月確實沒有在她臉上留下痕跡。「但完了這個角色之後,我覺得真的要大個女,要給人不一樣的感覺,不希望再只有鄰家這感覺。可能是性感、可能是強捍,總之想要展示自己不同面向和性格給觀眾。乖學生、女朋友、賢妻,我真的做了十幾年,都想可以有機會嘗試一下當打女、女警等角色。」

湯怡

標榜她的鄰家,消費她的純情,卻限制一個演員的無限可能性。網路上,看到很多人都說「戥湯怡唔抵」,覺得她應該有更多機會。我其實不全認同,但他們因為喜歡而不忿的那份好意,不難理解。沒想到面前這位,也有相同成熟獨立的想法。

湯怡

「我一直都覺得有足夠經驗給我,反而是從前太嫰,沒有經驗去做任何一件事。現在稍微成熟點,處事的態度和心態都不同了,同時給人的感覺也有變化,意味我有更多的可能性和機會去做。當然,知道有人認同自己,我是很開心,未來一定會好好把握住每一個機會。」在我看來,至少她此時此刻就把握著一個攝影機會,主動跳出大眾對自身的刻板印象,努力讓鏡頭外的你們感受到她的決心。「我其實都可以很性感,真的。」

湯怡

我可以的
聊開了,她反而沒有初頭的侃侃而談,字正腔圓的語調稍稍變得放鬆,手玩弄著剛才拍片時用的玻璃瓶,眼光不由自主的拉得更遠。「我給人的感覺太柔弱,是那種一定要人保護那種。如果識得耐的話,會知道其實我是一個蠻硬淨,講說話比較倔,不太斯文的女仔。我總是讓人覺得是被人打,其實我是可以打人的,哈哈。」

湯怡

這時她又不其然展露出燦爛笑容,還反問我覺得她是一個會事事計劃還是隨遇而安的人。我笑著答很簡單,就看你如何去計畫旅行:會仔細研究再盡量按行程表上的日程遊歷,還是先抓個大約概念然後到達當地就隨意發揮。方法並不科學,但跟據經驗,總是能成功把測試者的性格分類歸邊,然後猜她是前者。「對!因為好怕會浪費時間。沒有計劃,很多事很容易便會變到一盤散沙。旅行是,事業也如是,你總需要有明確目標才會有動力去做。」

湯怡

而立之年後的壓力,從來都不是男性專利。女孩子到這個年紀,就會想把握更多,生怕會浪費時間,就會開始就給自己很多目標,縱使會步步為營,但最重要就是跟自己說,我可以的。

湯怡


text by ANTON KWAN

photo by TYLER LI

styling by ANGUS LUI

makeup by 木子維納VENA

hair by LIKI CHOW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