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生仔唔再傾偈的「波波」丨It Would be Fun 黃婧靈

Polo Ng
  • 6 Nov 2021

每次打開攝影棚大門前,都是一趟未知的旅程。若果任性地放下工作,漫無目的地傾吓偈又會怎樣?就讓她,黃婧靈(波波)帶我走到她的世界。

後生仔唔再傾偈的「波波」丨It Would be Fun 黃婧靈

「你好,叫我波波就可以。」「最怕改錯名」這句說話寫着都覺得老土,但的確是金科玉律。現時的新人像煙火般璀璨,也容易一閃即逝,而「波波」這名字就已成功地刻在我們的腦海中,全靠那次的玩笑。

後生仔唔再傾偈的「波波」丨It Would be Fun 黃婧靈

「我18歲剛考完DSE相對空閒,所以幫了一些YouTuber拍片,初相見介紹自己做『凱儀』同『Krysella』,但對方覺得太難記,就直接在片名寫了『波波』,那就成為了至今的名字,最後更加機緣巧合被TVB看中了。」接下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後生仔傾吓偈」。

後生仔唔再傾偈的「波波」丨It Would be Fun 黃婧靈

如果說年輕有甚麼好處?我會說:「不怕」!她在節目中的衣著、節目中的言論,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但最勇敢的還是由一個手機屏幕走到公仔箱。容我說個小習慣,與新人拍攝總習慣預留更多時間,讓她更充裕地好好熱身,但面前的小妮子並沒有丁點的青澀,一顰一笑也如此自若,不得不佩服電視台的「木人巷」。

後生仔唔再傾偈的「波波」丨It Would be Fun 黃婧靈

話雖如此,但她仍只是22歲的小孩子,鏡頭上是「波波」;鏡頭下還是Krysella,也要面對學業的壓力。「記得試過有一次期中考,正在拍攝3個節目,接下來11天又有8個考試,要一邊拍攝保持情緒高漲,但一邊讀書又不可以休息,那時每天最多也只能睡4個鐘,只能以咖啡化水,當時更消瘦了10公斤。」「這麼辛苦,讓你再選一次,你會否再做藝人?」我問道。她想也不想便說:「會!自己的性格總是坐不定,害怕每天做重複的時間,當藝人雖然辛苦,但我的心中只有零和一百,做就要做最好。」

後生仔唔再傾偈的「波波」丨It Would be Fun 黃婧靈

看見她慢慢傾開懷了,翻翻手中的簿子,「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身材?」本以為是一個撥冷水的問題,她反而不視作一回事。「其實在9歲、10歲時,會介意比別人早熟,但慢慢變得習而為常,因為這是天生的,正如有人彈琴好、有人游水快,最重要是欣賞自己。而日常的衣著算是隨心,因為一來懶、二來缺乏時裝觸覺,唯一堅持是緊身衫!至少比別人知道我肥在哪裡!」她哈哈大笑說着。

後生仔唔再傾偈的「波波」丨It Would be Fun 黃婧靈

如果說訪問是受訪者與被訪者的交流,我更希望被訪者能與自己對話。「自然」、「隨心」和「無乜所謂」是波波對自己的形容,「我希望可以做到順其自然,即使連在社交媒體的照片,我都不會把自己修得過份人工美,即使與另一半相處也是同樣,我是包容度極高、『無乜所謂』的女友,所以善良是我最重要的擇偶條件,因為我太易受騙。」

後生仔唔再傾偈的「波波」丨It Would be Fun 黃婧靈

「尤其說未來有甚麼目標,我會選擇活在當下,把現在的所有事做好,一步一步地將小事做好,就會走到未來。但若果一定要有個目標,我會選擇『去旅行』!」如此跳脫的想法,可能是她吸引到大眾眼球的原因吧。

text by POLO NG

photo by KEITH CHAN

styling by PADDY CHAN

makeup by PO KWAN LEE

hair by CHRIS NG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