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巧瑩|那一位勇敢的女生

Esquire HK - Park Chan
  • 1 Dec 2017

歐陽巧瑩的名字,大家都見於無綫的《三日兩夜》,大膽又有趣的一位女子!而私底下的她,更是一位勇敢走向前的女生,身體力行支持Free The Nipple的行動 ,不是為爭取話題,而是覺得應人做,就去做而已。

有些巧合就是如此有趣

這一次拍攝可說是幾經波折,拍攝期間正是黃金周,全港酒店都全滿,我們難以借用房間拍攝,剛巧歐陽巧瑩因為一些事情,我們將拍攝日期改後,而剛好又因為一些事情,日期亦一改再改,不過正因如此,遇上芬名酒店翻新開幕後一天,我們就找到這全新又復古味濃的拍攝空間。

我們刻意地,將歐陽巧瑩的動態變得更不經意,也希望將那一種60年代的感覺帶出來,因為正是這種感覺,配合到這一位勇敢的小女生。

眼前的她,原來才不過24歲,正是女生最吸引、最青春的時刻,不太年輕,也不太成熟,正好是那一種男人最愛的年紀。而她的事業,也處於正要提步往前走的階段,最近剛完成拍攝新劇《特技人》,是她第一套真正從頭到尾的都需要參與的劇!「

「之前拍劇也比較多是單元式,參與都是一至兩星期的時間,但今次是真正的對著同一班演員兩至三個月的時間,而且大家都說,今次的演員們都是特別開心,所以令我覺得更想拍劇下去,跟做主持旅遊節目很不同,雖然旅遊節目會很開心,但是拍劇的樂趣也絕不輸蝕,所以我也非常期待。」歐陽巧瑩道。

幸運是被提醒

在劇場之中,你作為演員的話,最開心的是可以被別人提點,可以被提點是一種幸福,因為你會被認為可以教的,而如果對方認為你是沒希望的話,就不會給你更多意見,因為對方也擔心,自己的提點會成為針對或質疑,而歐陽巧瑩也面對到這一處境。

歐陽巧瑩高興地說:「但是在這劇入面,譚俊彥雖然跟我沒有太多的場口會在一起,但是他通常都會早一點到達在現場觀察,我記得有一場,他突然走過來對著我說:『你講對白可否不要那麼快?趕著收工嗎?』,在我看來,這是很好的提點,我很容易蒙在鼓裡。因為我做開主持,很容易就像做主持般,將對白講完就完成,就像是「主持病」有種主持調。但我很高興,譚俊彥會提我,朱晨麗都會提我、林師傑都會提我,以至攝影師導演都會提醒我,就像是多了一些家人似的。」

在這一次拍攝之中,原來正是歐陽巧瑩獻出螢幕初吻的一次。不過最好笑的是,這一個螢幕初吻卻是在男朋友林師傑同場演出之下獻出!「我跟朱敏漢有一場戲要接吻,林師傑就在旁,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好似錯似的,所以我臉紅足一天!實際上的我,不太喜歡在公眾地方親熱,所以這一次,我要做主動,跟一個第二次見的男同事接吻,更要在尖沙咀鬧市的中央,實在是我的一大新嘗試呀!」她尷尬地說。

那一位彷彿男生的女生

歐陽巧瑩自2013年度香港小姐競選獲友誼小姐出道,但是她卻不是那種典型的小女生模樣,與她相處,你就好像跟自己的兄弟朋友般好笑好玩,她總是很爽快的,沒有那一種扭擰的感覺,這一類型的拍攝,也是她的新嘗試,但是每一次的動作,每一種的擺位,她都一說就做,沒有思考太多。

「事實上,我是一個麻甩佬,我是很怕嬌滴滴類型的女生。當然,如果是鬧著玩的,我沒所謂,因為平常劉佩玥與蔡思貝她們,也會經常對著的扮撒嬌似的叫我,但是她們本來也是底蘊,也是一個男子漢嘛!」她笑說。嘩!將朋友們真實一面講出來,這算是出賣朋友系列嗎?

「但我真的很怕那種太造作的女生溝通,雖然我不是討厭她們,但是我真的不能跟她們溝通。她們娃娃聲我也算了,但如果是那種撒嬌地有身體接觸,沒腰骨似的倚著我,我就可免則免,事實上的我,不是太喜歡有太親密身體接觸。」這位看似是女漢子道。

開放自己才是最重要

但事實上,她也不是女漢子,她只會在跟另一半相處的時間,才會將最自己的一面放出來。「可能世界上面,也只有他看見過我最多最真實一面的狀態,在他面前,我真的可以變回一個24歲的小女生,也只有在他面前,我才可以像一個頑皮的小男孩般,跟他一起,就彷彿兩兄弟似的,哈哈!」

你想像不到,她會將自己跟男友的真實一面,跟我細細分享。「他經常都說,你不要有下一代,有下一代的話應該很難教,雖然我自己也很期待,身邊的朋友都開始有新一代,但我對自己仍然未有那一種信心,去迎接新生命。在我看來,不是甚麼經濟的問題,卻是我自己的人生經驗問題,我認為自己有太多缺憾,將自己的情緒收得太埋,而我本來是資優生,經測試智商是比較高的,但卻同時有過度活躍;但到了今天,我卻將一切倒轉,今天的我卻是過度不活躍,我真的要去學懂如何去做出一種平衡的感覺。希望可以在未來兩三年,將自己放得更開,才可以在演戲上有新的突破,又或者,最基本的,我可以成為人母。」

對於一位25歲的小妮子而言,一切都是太早了,她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很多的事情要學。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