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醺的恬靜美|蔡潔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5 Mar 2018

爵士樂輕快、燈光微醺、酒保抹著玻璃杯,一個彷如電影開頭的華麗畫面。她托著頭坐在高檯,攪撥著瓶內思緒。快門聲音劃破醉意,她轉過頭來,美麗瞬間就如此失焦定格在一幀幀照片上。

蔡潔

剛剛好的安靜
畫面電影感如此重,在我面前的蔡潔卻完全融入當中。她不是單純用標緻五觀讓你屏息靜氣,只是簡單地穿著一條足夠引起你興趣的黑裙,坐在一旁輕輕沾酒,卻如此恰如其分,讓你想成為酒吧裡的座上客,那個氛圍下看著她側面的男主角。

蔡潔

「你平時都這樣靜?」可能是過份自信,但這是我拋給蔡潔的第一個問題。在拍攝場口中如此毫無違和感,因為這女主角的靜不是裝出來,更是性格使然。「確是平常都好靜,就算面對家人也如是。我12、13歲已經開始不在家裡住,每次可能相隔幾個月才見面,所以也不習慣隨便展露那種很親匿的感覺,見面時一開始甚至乎會好客氣,過了幾個鐘,語氣才變得自然。」

蔡潔

把任務完成的新人
常說認識自己難,但坦誠面對自身性格的好與壞,加以改善再融會貫通於工作或日常,更加不易,偏偏蔡潔做到。「出道三年幾,演出過的作品大概有16、17部,每一次都好大挑戰。但因為我本身好內向,好像有點只活在自己世界,所以『挑戰』不只在於演戲本身,反而是如何好好同對手、工作人員相處,然後自己取得平衡進入大家的氣氛和世界,最後才是將角色演活。那些性格本身很開朗的演員,可能直接就跳過了前面那兩個步驟,相對他們,我可能要做多一點功課。也就因為這種性格,某程度上,過去事業上的三、四年,對我來說是一個過渡階段。」

蔡潔

我笑她,能跟林家棟、曾志偉做對手,這個「過渡」也很不錯。她給了個靦腆的微笑道:「我也感到很幸運。」今時今日社交媒體發展蓬勃,懂得抓緊無疑是機會處處,但有質素的機會往往不多。這讓我想起她在《殺破狼·貪狼》中飾演紅燈區妓女,被飾演愛好SM的警察盧惠光,性虐待導致遍體鱗傷。角色出位演出精彩,嬴得掌聲和注視固之然是好事,但演員有情緒起伏正常不過,又或者,是我太過憐香惜玉。「我是一個完成任務程度好高的人,無論導演還是故事要求我做甚麼,我都會盡我百分百努力去完成。所以我甚麼都想試,又或者,我未遇到一件令我的渴望超過一切的事。反過來說,其實我還是好green,有太多東西未試過,所有事都應該試。」

蔡潔

酒、他和她
旁邊的待應生趁著我們話語起落間,給她放下一杯漂亮的雞尾酒,卻憋見她輕輕皺眉。原來相比雞尾酒的花枝招展,她更愛威士忌的成熟穩重,還有同樣喜歡金黃酒液的另一半。

「一定要懂得揸車、飲酒,因為這都是我的興趣。我希望大家生活其他範疇上可以有共同話題。電影,即是工作上的事反而不用勉強。而且,我的另一半以至未來的終生伴侶,一定要是我的best friend,任何話題都可以講,任何秘密都可以分享。或者會一見鍾情,但他的身份一定要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因為我太過活在自己世界,如果他不能進入我世界,或者不能分享我的事,我應該會癲。」

蔡潔

有自己事業,同時對感情和家庭仍抱有憧憬的女人,特別吸引。想法是老套大男人,但一味工作的女人,確實不是我杯茶。「十年後,我會有自己的電影、自己的家庭。還會有自己的小說,已經在籌備當中,希望好快可以同大家分享。」望著剛遞上來的威士忌,從表面倒影中,我看到溫柔婉約,卻又堅定無比的眼神。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