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浪漫到至死方休 Sofiee吳海昕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8 May 2020

吳海昕Sofiee跟我分享了很多個故事,大銀幕上書本裡的,幻想世界中過去發生過的。犯不著費力氣用讀心術,構成這女孩的,有觀眾眼裡的可愛,她不自知的性感,還有將愛情捧在手心的浪漫。

吳海昕 Sofiee

如果愛情也有經典
「女主角是一個保守英國貴族,即將下嫁王子,她很不願意因為她根本不認識這個男人。於是她去了一趟意大利,認識了熱情奔放的年輕才俊。兩人墮入愛河,然後私奔。二人在家裡望出窗口,是整個佛羅倫斯的風光。」吳海昕Sofiee於純白背心上,隨意披著一件桑紅色線衫,雙腳盤膝跪在沙發,跟鏡頭後的我分享《A Room with a View》。這文學經典,是聊了大半天,她口中不同愛情故事之一。訪問前翻查資料,早在參選港姐和到紐約修讀電影表演課程前,她在大學修讀英國語言文學系。

待她說完,我就裝作認真地回應道,我聽過最經典的浪漫情節,是看過某訪問,有個女孩說曾經為了取悅她喜歡的男孩,在二人行山前兩天,先自己跑到山頂的長凳刻上他們的名字。然後,在我旁邊那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就止不住尷尬笑聲。

吳海昕 Sofiee

演員魂開竅
吳海昕真正走進觀眾目光,大概是早陣子的電視劇《二月廿九》。穿越時空的愛情劇,團隊到香港人熟悉不過的北海道取景。有人著眼科幻劇情的瑕疵,我卻看重唯美畫面彌漫著的文藝氣息。時空穿越只是為了讓邂逅與離別變得夢幻和浪漫,愛情才是主旋律。兩男一女,不在乎結局,只有無畏無懼的犧牲和成全。劇中,Sofiee飾演穿越時空能力者張麗紗Yeesa,一個在她口中發揮最多的一個機會和角色。

「Yeesa其實與我本人很不似,因為我是一個會逼死自己、逼死世界的完美主義者,而Yeesa是一個傻頭傻腦、天馬行空的鄰家女孩。演戲過程裡讓我感受到,原來一個雙魚座女孩很多事都橫衝直撞,用直覺去判斷世間萬物。但反而原來做人不要對自己太苛刻,是幾舒服的。所以她也教識我,寬容一點,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吳海昕 Sofiee

所謂的完美主義者,絕非一派胡言,身邊就有不少這類朋友。不一定如你想像般整潔企理,他們總是著墨細微之處,也不一定是沉默寡言,說話時往往跳制又無定向。就如我不自覺地失焦在面前這位的精緻五官,回神過來,她已經帶點自責意味地在控訴。「對我來講演戲暫時最困難是挑戰體能極限,像《二月廿九》每日拍攝二十多小時,好幾次在片場真的累到喊了出來。」她呼了口氣,頓了一頓,再跟我對上眼神。「很記得有一次,在上水文錦渡一個貨廠拍攝神聖紀河學會的戲份。對白很長,有些甚至足足三頁紙,一有狗吠聲或咳就要重來,精神壓力好大,基本上頭疼到講不到對白,真的衝了出片場。再回去時,導演話『你得唔得?全世界等緊你』他對於我是一個鞭策不是鼓勵,就驚覺得原來自己性格是要人鞭策,如果當下是鼓勵可能會喊得更厲害。然後也意識到,這是做演員的責任,今次成長了,有些演員的基本是需要做到,沒有任何藉口。現在看到成果就會發覺,所有辛苦都不是一回事,最緊要大家的付出,觀眾欣賞到,就夠了。」

我打趣道,劇集有看過一半,喊戲很不錯呀,哭成淚人仍很美。怎料,小妮子雙眼變得更大。「以前做配角時會有人讚我的喊戲,這次做主角,多了喊的場口,就給人批評。所謂『成也喊戲、敗也喊戲』,當你以為取悦到觀眾?他們覺得你不是新人時,要求自然會愈來愈高。現在要發掘,原來喊都有不同層次,無知的哭泣、憤怒的叫喊、拼死一戰的啜泣,這些都是我需要自己體會的感觀。」

吳海昕 Sofiee

社會需要一點甜蜜
「還是愛情片,做演員最困難就是重做同一種戲,但比之前那套做得更好。」我繼續工作話題,問現在最想挑戰哪類片種,Sofiee想也沒有想,斬釘截鐵說道。「社會太多負能量,需要一點甜蜜。近十年的愛情戲都相對現實,講婚姻,談約束,我覺得對愛情很不公平。」本以為是要刻意改變形象的當打女,或甚麼片種都迎難而上接受挑戰,那種千篇一律的回答,Sofiee總是語出驚人。

「我對愛情的看法停留在八、九十年代,是那年代的電影、電視劇教曉了我甚麼麼是愛情。譬如我很喜歡《西遊記第壹佰零壹回之月光寶盒》,總希望有個男孩像至尊寶一樣會穿越時空,對自己講會愛我一萬年。這種單純愛情在香港,好似愈來愈少人看到。希望有個角色,我可以做到令人重新相信愛情,這會是我的夢想。」不切實際嗎?人大了,免不要用務實和理智把自己武裝起來,用數字追求安穩,總比浪漫和衝動實際得多。但如果連懷緬青春甜蜜也是一種奢侈,對愛情的幻想和期許亦不能擁有,永遠都不會拼湊出完整的自我。

吳海昕 Sofiee

「我很喜歡張艾嘉的《心動》,遇不到一個喜歡的人,寧願孤獨終老。如果不能夠與對的人在一起,真的就會像戲裡一樣,遺憾會永遠活在心中,然後陪伴著你的呼吸,所以我會默默守候那個他,哈哈!女人要有愛情滋潤才會有青春的防腐劑,無論朋友如何恥笑,我仍然會追求這種虛無縹緲的愛情。」

聽著這位愛情狂想家喋喋不休,不禁好笑。我說,講了大半天,那最想發生在自己身上,你夢寐以求的劇情呢?「我想和那個人到沙漠觀看日月星辰。」小妮子掩著臉傻笑,然後認真思考了好幾秒。她情不自禁輕輕咬了一下唇邊,眼睛在靈動,我都看在眼內。「沙漠有好多不同面貌,就算了無生氣又沒有燈光,夜晚卻有一整個銀河系在頭上。如果對方還會拿著結他露兩手,然後行兩步又忍不住感動接吻,這就是我自編自導自演的愛情劇!」這回到我恍住了,忍不住衝口而出問,不會是《The English Patient》吧?接下來數分鐘,我倆都止不住笑點。

請好好記住她。吳海昕,一個會為了愛情,浪漫到至死方休的女人。


Photo by DAISY CHEN

Styling by ANGUS LUI

Makeup by SHIRLEY CHOI

Hair by KEITH LIU

Special Thanks to HOUSE 1881 for the location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