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知的美│譚凱琪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1 Sep 2017

椅上的拘謹在遊離,於是她雙腳一躍,站在那冰冷的大理石上翩翩起舞。 泥灰的牆前,橘黃的燈下, 皮膚和裙子擺動著,那是黑與白的追逐。

凳上的理性
推開攝影棚的門,聽覺立即充斥著相機的快門聲和喇叭的音樂。幾個身軀的縫隙裡,窺看到不遠處的譚凱琪(Zoie),繞著腳,沒甚表情的,坐在鏡頭燈光前的凳上,沒有像電視劇中飾演形體藝術家裸露著,瘦削的身材穿上黑白衣裳,反而來得真實。走近她,精緻的面孔稱不上冷豔,但她好美,美在哪,一時間卻答不上來,也許是歌曲交替間那幾秒靜止,她給我一個理性得有點過份的眼神。

日本風還流行時的漂泊
可能是數個十年前,那種包在花紙下、爛在骨子裏的韓流仍未風行。那時流行的,不是油頭粉面的一式一樣,而是以木村為首的百花齊放,歌影視時裝也如是,那是一個令人懷念的年代,也是譚凱琪入行的年代。「那時都是幫雜誌做一些平面模特兒的工作,有一日有電話說隔天有個試鏡,沒有細問下就應承了。試鏡當日,已經奇怪為甚麼要唱歌,後來才知道是小室哲哉來香港開公司,想發堀女歌手。」

得到日本音樂大師的青睞,到當地受訓不到半年,之後推出日文唱片,在香港也有出單曲。緊接著這些一帆風順的,就是戲劇式的事業低潮。東瀛師傅投資失利撤離香港,滿以為前途一片光明,卻毫無預兆下幻化成泡影,換著是任何一個雙十未夠的少女,都一定會怨天尤人。「我沒有怨,真的沒有,我份人就是這樣,都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那時身邊好多人都問我有甚麼打算,但『打算』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是好遙遠的事。就當是因為我青春吧,別人認為理應要失落,反倒我真的沒有甚麼感覺。」

上天並沒有因為她任性的樂天而放軟手腳,漂泊的演藝生活稍稍轉移陣地到台灣,一個觀眾較容易接受不同類型藝人的地方。再次踏進不熟悉的領域,接觸戲劇、電影,開始多方面的嘗試,但無止境的被動和等待,她最終也只待了一年。「因為不懂國語,他們會覺得我好局限,只可以做到一些設定的角色。加上愈來愈有不想待在不屬於自己的地方的感覺,覺得至少香港會有個自己的家吧,然後就決定回來了。」


回家後的女孩

之後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簽約有線成為主持,在這段時間習慣讓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學懂控制場面和帶動觀眾。長情的七年之癢後,過檔無綫,為了接觸更廣更闊的觀眾層,為了再次不想安於現狀的自己。然後,性感的水晶梨、單親媽媽的Annie,飾演一個個令人眼前一亮的公仔箱角色。

你大可以話她入行17年,「有戲」正常不過。但請別忘記,在前公司一直都在主持人崗位,真正演戲的機會寮寮可數,我就逗她說妳這樣根本就是玩天份。那一瞬間,她流露出一個不自知的表情,但好快就反應過來,禮貌的微笑點頭。

訪問完結,我走到電腦前,調閱著女主角在快門和光圈之間流動的影像,尋找剛才她那份不自知的蛛絲馬跡。往下鍵去到最底時,我氣餒的閉上眼,那不經意輕咬嘴唇、不自覺把弄指頭的零碎片段,卻重組了一幅令人怦然心動的唯美畫像。

photo by DAISY CHEN
styling by PADDY CHAN
hair by KING@ ATTIC
makeup by REGHAN WONG
wardrobe by Derek Lam10 Crosby(Harvey Nichols)、T By Alexander Wang(Lane Crawford)、Calvin Klein、3.1 Phillip Lim、Intimissimi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