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彥宗專欄|旅行之時看到的每個畫面,都可以是有血有肉的生活

梁彥宗
  • 15 Mar 2021

對上一次和工作完完全全無關的solo backpacking,已經是2015年的事,那時去的是緬甸。

印象中除了一些casual posts,沒有怎麼寫過這個旅程,啊!因為那次就真的不是為工作嘛。當時成行是因為一個說法:緬甸開放喇,趁它的文化風貌等等還未完全改變之前趕快去,不然過多幾年,原有味道就會消失㗎喇!

老實說,我沒有做太多背景資料搜集,純粹聽得這句多,本著唔好執輸的心態決定要去一去。去旅行的理由,有時就是這樣幼稚。

現在不知道,但那時候緬甸的交通網絡的確不很四通八達,除非留個個幾

現在不知道,但那時候緬甸的交通網絡的確不很四通八達,除非留個個幾兩個月,否則能去的景點也就都只是那幾個。我去了兩個星期(算是迷你背包遊吧),路線也算典型,在最大城市仰光落地後,先去佛塔群奇景蒲甘 Bagan,再去水鄉文化地帶茵萊湖 Inle Lake,唯獨是最後幾天,我來了個比較另類的選擇:坐一趟穿越山區的火車,到北面山區小鎮行行山。

講景,蒲甘不可能輸,不少旅遊網站甚至說它是緬甸最有代表性的地方。昔

講景,蒲甘不可能輸,不少旅遊網站甚至說它是緬甸最有代表性的地方。昔日的古蒲甘王國古都,現在是一望無際的大平原,點著數以千計從叢林中破頂而出的佛塔,每座都隨時見證了上千年的歷史,在日落黃光的映照下,畫面近乎夢幻。要欣賞這個景,浮誇點可以坐熱氣球,省力點可以坐馬車,自由自在點可以像我一樣踩單車,看到哪座佛塔有趣,就直接轉過去,許可的話甚至再脫鞋爬上去,條路點行自己揀,我命運由我選擇,這不就是backpacking最無可取代的快感嗎?

講風情,茵萊湖不會令人失望。一個有十分一香港那樣大的湖,綑邊存在著

講風情,茵萊湖不會令人失望。一個有十分一香港那樣大的湖,綑邊存在著無數小型木屋村落,我和當地hostel認識的鳥克蘭朋友租了單車環半湖,再join了個小舟tour,眼前見到的盡是湖泊居民生活的景象。

湖中心有漁夫單腳撐船同時撒網捕魚,划近湖邊的淺水沼澤有村民下水

湖中心有漁夫單腳撐船同時撒網捕魚,划近湖邊的淺水沼澤有村民下水耕種,走進幾間特意開放給遊客的小木屋,有男男女女做手工藝品。我享受泛舟湖上的寧靜,但真正令這片湖面變得獨特的,是那邊濃濃的人文生活氣息。

最後還有火車之旅,雖然較少人知,但它的來頭絕對不小。話說火車經過的

最後還有火車之旅,雖然較少人知,但它的來頭絕對不小。話說火車經過的一條橫跨山谷的高架橋,1901年建成時一度是世界上最高的鐵路橋,那時辛亥革命都未發生啊大佬,曾經的世界最高,在緬甸,估也估不到吧!就算你不知道這段歷史,現場見到它的設計,也絕對會有想拼命打卡的衝動,火車公司也知道的,所以當列車駛到這個高潮位就會放慢,等全車人影夠先走。哈,也太貼心了吧。

感歎的是,六年前因為緬甸經歷了一場變化,我選擇到訪,然後六年後的今

感歎的是,六年前因為緬甸經歷了一場變化,我選擇到訪,然後六年後的今天,這個地方又再經歷另一次激烈的變化。對我來說一次輕輕鬆鬆的旅遊回憶,對無數當地人而言,是需要每天努力應付的實際生活。我們去旅行,習慣把眼前一切當成主題樂園,開心好玩特別就好,卻很容易忘了當地人才是那邊的主角,我們只是路人甲。

畢竟,最代表到緬甸的地方,可能不是千年古蹟,而是人民每日過生活的城

畢竟,最代表到緬甸的地方,可能不是千年古蹟,而是人民每日過生活的城市街頭;茵萊湖的種種有趣之處也不只是吸引遊容的「賣點」,而是數十萬人世世代代的生計所在。這樣說來,用這個角度回想最初驅使我去緬甸的原因,會否都也有點變態?趁人家完全開放前快去看,彷彿是在說「當地快要進步喇,快快把握機會看他們有多原始啦」。旅行人當然對不熟悉的事感興趣,會有獵奇心態,但我們同時要記得,每個我們看到的當地畫面,都是有血有肉的真實生活。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