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彥宗專欄|愛爾蘭的慘痛經歷(上篇)

梁彥宗
  • 14 Feb 2022

和你分享一件旅行慘痛事。幾年前發生的,不過當時因為工作關係不能直說,現在旅行都不能去了,沒所謂吧。

那次我去了愛爾蘭,和屬於英國的北愛爾蘭不同,愛爾蘭是一個獨立國家

那次我去了愛爾蘭,和屬於英國的北愛爾蘭不同,愛爾蘭是一個獨立國家,最出名的是威士忌、啤酒和酒吧,酒酒酒酒酒,哈,you get the idea。在首都都柏林逛了兩天,感受過它五顏六色、歡樂吵鬧的Temple Bar District,第三天打算來點不同的,一個離開城市的day trip,目的地是都柏林30-45分鐘火車以外的海邊小鎮,Howth。

我說小鎮,但網上資料會說「village」,挺貼切的,Howth就是一片漁村風光,十分悠閒。那

我說小鎮,但網上資料會說「village」,挺貼切的,Howth就是一片漁村風光,十分悠閒。那邊最出名的景點是Howth Cliff Walk,一條沿著百幾米懸崖邊走的自然徑,隨意望出去,都是近乎90度的斷崖和一望無際的藍海,老實講,係好靚嘅,除了崖頂有點大風,有點凍。

行完一輪,影了一些我幾滿意的相,食過午飯,再四圍走走,已經快四點了,被

行完一輪,影了一些我幾滿意的相,食過午飯,再四圍走走,已經快四點了,被漁村氣息包圍了一整天,我忽然很想放空一下,仲有時間嘛,就去市中心的草地坐坐,發下呆。真的,去旅行找個舒服的地方發呆,是件很值得做的事。我就坐著,看看風景,又看看電話,時間靜靜地過。

突然,我戴著的太陽眼鏡成副升起,離開了我的臉。...huh?我回頭看,一個十幾歲

突然,我戴著的太陽眼鏡成副升起,離開了我的臉。

...huh?

我回頭看,一個十幾歲的學生正拿著我的太陽眼鏡,和旁邊幾個朋友在笑。

我太錯愕,有點不知如何反應,無端端有人生事?我再wide shot一看,原來他們還不止幾個人,而是一個有四、五十個人左右的群體的一部分,這個群體有男有女,全部十零歲,像是一班學生剛完成了學校什麼活動,現正大夥兒橫過草地,向同一個方向慢慢行。

日光日白,那個偷眼鏡的又只和幾個朋友在笑,沒打算逃走,我想他應該只是貪玩......?於是我用嚴肅的語氣叫他把東西還給我......

愛爾蘭的慘痛經歷(下篇)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