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彥宗專欄|愛爾蘭的慘痛經歷(下篇)

梁彥宗
  • 14 Feb 2022

上回 講到,有個十幾歲的屁孩趁我不為意從我臉上拿了我的太陽眼鏡,和他同行是一行幾十個疑似同級的同學,地點是愛爾蘭漁村小鎮Howth的市中心草地。

我用嚴肅的語氣叫他把東西還給我。

......但他沒有,就只得意地繼續行。我開始越來越大聲,全個草地的人都聽到了

......但他沒有,就只得意地繼續行。我開始越來越大聲,全個草地的人都聽到了,但竟然都沒有用,我一路高聲說他偷嘢,他一路行,身邊的朋友也是,一整級四、五十人也是,全部一笑置之。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我的敵人不是一個人,而是四、五十人,那種無助和憤怒也隨之而來。大叫偷嘢?冇用。動手?對手是一大班人。附近?沒有一個維持治安的人。What can I do?

直到我發現他們的目的地是火車站,我看到了希望!火車站總有站長掛?站長總會幫忙掛?

很快,我找到了站長,慌忙地告訴他發生什麼事後,他對學生說,要逐個逐個

很快,我找到了站長,慌忙地告訴他發生什麼事後,他對學生說,要逐個逐個檢查,找不到不會開車!Thank。God。終於。有人幫手!

但才開始「搜索」了幾分鐘,他就細聲向我提議......不如放棄。

他說Howth算是個鄉下地方,學生質素比較參差,這班人現在是個四、五十人的

他說Howth算是個鄉下地方,學生質素比較參差,這班人現在是個四、五十人的合謀組織,車站人手就這一兩個,你一邊搜他們一邊把眼鏡傳來傳去或是收在火車什麼暗角,結果都是徒勞,就算你call警察舉報偷眼鏡的人,最後眼鏡不在無證無據,都只會不了了之,倒不如馬上給我地址,讓我趕緊在警局關門前去報失,之後claim保險仲實際?

What?

我不想讓這班人無後果地回家,但......我也完全明白站長的道理。作為一個過客,這一刻似乎沒什麼選擇,就算明知壞事如何發生,誰是主謀,也無計可施,只能接受世界的醜陋。公義,有時就是這麼脆弱?

沒太多時間給我去想,最後,我死死地氣去報失,回港再claim保險,是claim到大部

沒太多時間給我去想,最後,我死死地氣去報失,回港再claim保險,是claim到大部份,只是當下那種被搶嘢被笑也無可奈何的感覺,實在不好受。

旅行不一定次次完滿,講真,很多時候都會錯漏百出,大概這是把自己拋出去陌生地域的give and take吧。沒什麼,旅行還是會繼續去,就希望同樣事情,呢世都唔會再有下一次。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