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的無賴 崇高的純潔】小栗旬演《人間失格》重溫太宰治作品的反叛魅力

Tony Tai
  • 28 Mar 2019

上次介紹過東野圭吾,今次介紹同樣來自日本的作家——太宰治(1909-1948)。談及太宰治(だざい おさむ),很自然想起殉情?自殺?無賴?應該總離不開灰暗的印象。「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到底生於日本青森縣的無賴派小說家,何解如此厭世及黑暗呢?五次自殺,三部作品,讓你更了解太宰治的人生不同面貌!對社會、生活有更多反思!

太宰治一生充滿傳奇:「懦夫,連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會受傷」

太宰治一生充滿傳奇:「懦夫,連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會受傷」

從學生時代起,已希望成為作家,他出身貴族,卻以無法融入大眾生活為恥,參與反壓榨的社會運動,終而沉迷在酒、煙、藥物、女人之中。「我就是尋歡作樂也全然不覺得快樂。我只是想從貴族這個自身影子中逃離出來,所以才發狂,嬉戲,放縱。」——《斜陽》直治遺書大概可以看得出太宰治的身影。他寫作二十年,出版三十餘本長短篇小說和隨筆,作品之中可以發現他對貴族生活的描述,不厭其煩地質疑、批判日本社會的陳腐、虛偽。

太宰治無法獲得心靈安寧,試過多次自殺

太宰治無法獲得心靈安寧,試過多次自殺

21歲時和銀座咖啡館女侍投海自殺未遂。1936年出版之《晚年》一書中作品《逆行》列為第一屆芥川賞的候選作品。結婚後,寫出了《富嶽百景》及《斜陽》等作品,成為當代流行作家。在開始創作《斜陽》之時,他認識了女讀者山崎富榮。1948年6月13日深夜與崇拜他的山崎富榮跳玉川上水自殺,享年38歲。

《跑吧!美樂斯》(1946)友情的珍貴,太宰治的追求和理想

《跑吧!美樂斯》(1946)友情的珍貴,太宰治的追求和理想

在太宰治一貫以陰暗消沉、憂鬱頹廢為基調的作品,罕有地充滿熱血和希望,帶有勵志的意味。《跑吧!美樂斯》為日本中學課本必選的文章,主角牧羊人美樂斯反抗暴君,獲判死罪。為了回家幫妹妹完成婚禮,美樂斯在被捕後,好友願意替換成為人質,請求君主緩刑三天,讓美樂斯回家參與妹妹的婚禮。最後歷經辛苦,遭遇並戰勝種種困難和磨煉,趕在限定之日前回來接受刑責,二人的友誼打動君主,於是赦免了他們的罪行,並盼望成為他們的伙伴。

《斜陽》(1947)人物發展與太宰治的生命軌跡重合

《斜陽》(1947)人物發展與太宰治的生命軌跡重合

《斜陽》寓意一抹正在下沉的夕陽,意味著頹廢、衰敗之意,為太宰治女性獨白文學的最後作品,帶有濃重的絕望和宿命的感覺。內容改編自情婦太田靜子的日記,太宰治和她因為太平洋戰爭爆發,所以沒能好好發展感情。故事描寫戰後混亂苦悶的社會中,一個貴族家庭的沒落過程,主角和子是失婚、曾流產的貴族,與母親由東京無奈遷往伊豆,寫出貴族母親如何走向衰老,從南洋歸來的弟弟直治如何在現實中找不到自身位置,最終以自棄態度過活,間接映照出太宰治晚年努力活在這世界上的模樣。

《人間失格》(1948)為太宰治毀滅式的絕筆之作,極致的頹廢

《人間失格》(1948)為太宰治毀滅式的絕筆之作,極致的頹廢

《人間失格》是太宰治最具影響力的小說作品,「半自傳式小說」,他巧妙地將自己思想,隱藏於主角葉藏的人生經驗,描寫出生名門的大庭葉藏從小就懼怕人類,無法理解人類的任何行動與思維。。「我並不怕死,但若是受傷流血,變成殘廢,我可不要。」選擇扮演「小丑」掩飾真正的自我,用「搞笑」逃避、掩飾內心恐懼,避免與人有衝突表面上,雖盡力服務著人類,但只是個游離於人世的逃亡者,沉浸在妓女與美酒之中。全書彌漫著陰鬱消極的氛圍,通過葉藏的獨白,讀者可以窺探太宰治的內心世界。

太宰治筆下的真實,不可思議的魔力走進讀者的靈魂

太宰治筆下的真實,不可思議的魔力走進讀者的靈魂

太宰治作品多為自我生活的寫照,他一生求死,短短三十九年,自殺五次。「因為我更像一個醜陋的怪物,雖然很想普普通通地活得像個人,但社會卻一直將我當做一個怪物。」或者以作家生涯的角度看太宰治,是個怪人,和這個世間格格不入,常人的圓滑世故在他眼中大概是一遍又一遍無法承受的羞辱,字裡行間充滿其悲觀而壓抑的頹廢色彩。讀太宰治的作品,像聽一位朋友的真心告白,失意者的慰藉。

我知道有人是愛我的,但我好像缺乏愛人的能力。

我知道有人是愛我的,但我好像缺乏愛人的能力。

看完太宰治的作品,大家有甚麼感受?可能讀完《人間失格》會感到壓抑,世上怎麼會有想法這麼黑暗的人。但要緊記一點,做人還是常保持樂觀正面的心態,有任何疑難,都可以找身邊的人傾訴,盡快解決問題。不用想得世界太醜陋!生命滿希望,前路由我創!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